加拿大打工奇葩事

hf_120593_canada-400x240我从化工厂“修炼成精”走上“除虫岗位”后,一位要好同事也步我后尘,两年时间考下License,弃工从戎,成为害虫杀手,但仅一天,这位兄台就“放下屠刀”回厂上班。其中固然有心理承受因素,但那家工厂独有的“舒适”真的十分令人难以割舍。

这是家生产高强度复合材料的工厂,一共几十号人,十几条“枪”(独立操作台和压力床),员工能力及责任心直接决定产品质量,管理方式也较为宽松独特,工人们干活时不仅可以听音乐吃零食,还能四处闲逛。虽然像粗放型大锅饭,但仰仗军工大单,其产值和利润居然列北美同行三甲。 阅读全文 »

加拿大打工是炼狱,但不是地狱

去年深秋,我们全家在多伦多登陆后,li-620-jobs经过几个星期的适应和两个多月无望的找工作努力,从听到、看到的情况对工作前景感到迷茫的时候,职介给我联系了我的第一份加国勒脖工。

这份工作位于距离多伦多八十多公里外的北边一个小镇,单位名称是本田汽车转运站零配件仓库。我根本叫不上那个工种的名字,具体工作是:把一个个放满专用于陈放汽车零件螺丝塑料箱的推车从十多米长的集装箱拖车中拉出来到仓库中,然后用链销链起来,推拉到固定位置,交给电瓶车拉走。当拖车卸空后,再把那些已经卸下塑料箱的空推车重新分类摆放到拖车中去。

工作过程简单到令我不能相信在加拿大这样的发达国家竟然要用劳力而非机械化去完成这样的重复性体力工作。但真地干起来时,才发现这种要以绝对力气为基础其次才能使巧劲的工作并不是当初看起来的简单易做。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