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加拿大老人的福利房

qPhdz__img201209202353330都说加拿大福利好,是老人和儿童的天堂,但是对于新移民来说,很多服务还难以辨别清楚,选择上也有一定的难度。比如对老人来说的退休屋(老人屋)、廉租老人屋、长期护理中心(不仅针对老人)、护理屋等许多类别。

根据统计资料披露:2005年安省65岁以上老人为164万,占人口总数的12.9%。预计2031年这一数字将会翻倍达到360万,占安省人口总数的22%,二战后加国婴儿潮一代如今已经是老龄化的主力军。加拿大耆老部2006年时曾经作过估算,65岁的男性预期还有19.4年的生命期,女性则有20.6年的生命期,意味着老年人在退休后还有20年左右的生命期,而这个生命数字随着科技的发展也是在缓慢增长中,因此为老年人的相关配套服务的需求也会倍增。

老人族左右加国楼市

加拿大房贷暨房屋公司(CMHC)在《2011年加拿大家庭观察》(Canadian Household Observer)报告中,研究了加拿大房市走向时发现,人口老化、移民增加等因素,使市场对公寓、较小房屋、老人院等房屋将有很强的需求,可以左右未来房市的走向。

报告指出,婴儿潮最老的一代人2012年进入退休年龄,到了2036年老年人口将约占加拿大总人口四分之一。这意味着,这些曾经在独立屋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们,开始将目光转向公寓房(老人屋或者公寓)或者小面积房屋。据统计2010年新建公寓占所有城区新建房屋三分之一,2009年这个比率是29%,公寓比率增加的趋势将可能继续下去。

与此同时,2000年以来10年左右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潮,这些中年人们也将在未来10到20年步入退休人群,而华裔社区的老年人服务远远落后于主流社区。目前仅有的颐康中心和孟尝阁两个长期护理中心,而且是为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提供服务,床位也仅仅在1200个左右。其主要使用人群是早期的香港移民,远远无法满足已经迅勐发展的华裔社区的需求。而新入行者往往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熟悉期,因此着眼开发老人市场已经不算早了。

一等就是九年多

颐康中心公关部经理黄晓银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颐康中心目前拥有长期护理中心(Long-term care homes),经营长期护理中心有的是盈利的有的是非盈利,颐康中心属于非盈利。与普通退休屋不同的是长期护理中心有政府的补贴,护理中心和医院相似,提供的是类似医院的病床,每个房间两个床位,而不是老两口式的居家模式。谁符合护理的条件才可以排队等候入住,比如身体或智力有障碍的人士、及患有痴呆症的人士,家人不便照顾,病人不是老人也可以,18岁以上即可。

她指出,由于华人社区仅有颐康中心和孟尝阁两个机构提供长期护理服务,总床位在1200左右,与华人社区庞大的人群相比显然是不成比例。因为是非盈利机构,无法购买更多床位,因此华裔病人的最长轮候期要长达9年。比起主流社区仅需等待三个月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一般。

对于那些生活无法自理的病人,往往是突发疾病成为家庭负担,对于那些还在轮候、又无人(或不能得到合适)照料的长者怎么办呢?黄晓银称,需要照顾的病人在此期间可以得到颐康中心的其他服务。比如可以申请一周两天的洗澡、做饭、整理家务服务,这些都是由政府资助等。此外颐康中心的连续性服务,可以让刚退休的老人就介入到助人和被帮助的链接中。

如刚退休的老人就可以到颐康中心做义工,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就参与到帮助老人的社区活动中。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人开始需要接受一些保健服务,就开始成为颐康中心的受惠者。如果身体开始老化,在家里居住不太安全,如容易摔伤,不适合独居等,如符合条件可以选择政府廉租老人屋,颐康中心仅有少量此类老人屋。最后一个环节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需要进入长期护理中心。因此说,华裔老人退休之后的所有生活都可以与颐康中心联系起来。

MvPse__img201209202353280
■坎佩斯以前是急救中心的护士

qPhdz__img201209202353330
■87岁的老人Verna在她的客厅里

wg8O1__img201209202353360
■24小时值班护士

4iUxm__img201209202353400
■太阳房

走进退休屋去看一看

我们经常看到的退休屋(Retirement Homes)则是老年生活的另一种选择,退休屋属于盈利机构或者个人经营,房屋在设计时就要考虑适用于老人的用途,比如增加紧急呼救系统,在床头和卫生间设置紧急呼救的按钮,在老人遇到跌倒或者突发病情时,可以迅速向医护人员(管理人员)求救。还有在卫生间要增加扶手等,以方便老人入厕和洗浴等,其他设施与普通家庭无异。

《加拿大都市报》记者走访了位于多伦多中区的921 Millwood退休屋,总经理坎佩斯(Dina Campeis)介绍了她所管理的退休屋。她表示,这个退休屋有56个单元,分为单间和一室一厅两种住房,提供三餐和24小时值班护士服务,租金在3,500元左右。这个退休屋所在的小区属于老区,房产都在百万元以上,很多老人早已付清房款,因此卖掉房屋之后毫无经济困扰,可以付得起这个价格。

在记者参观的那个单元,房间内除了上述老人特殊服务设施之外,类似酒店房间没有厨房。坎佩斯解释说,主要是三餐不用做,再加上厨房有火灾隐患,因此仅配备微波炉,如果加上其他特殊设计,会使得房屋服务面很窄,建造和使用费用都会增加。

这种退休屋主要适用于生活能完全自理的老人,可以独立生活,只是需要一些基本的辅助照顾和服务,退休屋提供一些必要的服务和社交活动。任何老人都可申请退休屋,不用提供需要医疗服务的健康证明。但是需要确认申请者仅需要适当的照顾即可,不需要提供一些高级别的特别护理。

据黄晓银介绍,她认为华裔老人很少选择居住在市场上的退休屋,主要是因为价格的原因,大部分退休屋是盈利的,少部分是非盈利,据她的经验租金一般在6000元左右,不是一般华裔老人可以接受的。

但坎佩斯有自己的看法,她称其实价格没那么高,她管理的退休屋在每个月3500左右,一室一厅则在5200左右。这个价格是一个老人,同一单元多加一人要多缴625元。因此,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负担得起,据她所知目前市场上还没有华裔经营的专门服务华裔的退休屋,大多数都是有几十年历史的老牌经营者。

老人幼儿园

但是坎佩斯指出,这里的老人并非如人们想象的65岁就来了,往往是到了80多岁才考虑住进退休屋。因为这批老人也都是后来的欧洲移民,和中国人的传统一样,习惯于几代同堂的大家庭。她们对于退休屋的生活也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往往是进来之后才知道。

她表示,一般刚退休的比较年轻的老人,还是习惯于和自己家庭一起生活,如果孩子都不在一起生活,她们往往会选择卖掉大房子,搬进公寓居住。等到了80岁左右,生活需要照顾,或者非常孤独等原因,就会搬进老人院(退休屋)。

令记者感到惊讶的是住在该退休屋的大部分是老太太,坎佩斯解释说,老年男性大部分身体不太好,她们的配偶很多住在长期护理中心,那里是谁符合条件谁住进去。还有就是老太太的寿命比较长,90多岁都很常见,她们的配偶一方面岁数本来就比较大,往往会早走一些。

不过这些老太太们也和小姑娘一样,在这里过起了单身生活。坎佩斯说,她们很可爱,也是分群的。一帮喜欢逛街的经常一起出去逛商店,一帮比较安静的,则喜欢扎堆在家里聊天。记者在她们的活动室看到一些绘画作品,有一种到了幼儿园的感觉。

政府加强退休屋监管

根据2010年颁布的《退休屋法》要求,从2012年7月3日起,所有退休屋都要持牌经营,牌照发放由退休屋管理处(Retirement Homes Regulatory Authority)负责。该管理处是一个在《退休屋法》要求下成立的,专门规管退休屋的非盈利机构,不属于安省政府也非国有机构,其主管部门是联邦耆老部和安省耆老秘书处。

退休屋管理处公关经理Brenda Mclntyre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安省有700个退休屋为4万耆老提供服务,这些退休屋今年都需要重新申领牌照。退休屋的基本要求是为65岁以上的老人提供住宿服务,至少有6位与业主无亲属关系的老人,业主至少为老人提供两项以上护理照顾服务。牌照不需要每年续牌,牌照不能转让。每个从业者都必须填写个人经历报告,房屋最近的三次卫生检查报告、消防计划、保险单、护理服务项目介绍等。

居住单元在20个以下的申请费为800元,超过20个单元以上的为1,200元,一般申请提出后10天即可得到结果。退休屋与长期护理屋的区别在于不受政府资助,长期护理屋由卫生和长期护理厅主管,有专门的《长期护理屋法》(2007)。

法律例举了13项护理照顾服务,包括护士服务、医生服务、药剂师服务、药物管理、喂饭、帮助洗澡、个人保健、帮助起居、提供膳食、照顾痴呆人、皮肤和创伤护理、排便护理等。所有退休屋都要有应急方案和防止疾病传染计划,拥有必备的居民护理设备和方案。所有工作人员都要接受警方背景调查和相关业务培训。

她表示,2010《退休屋法》旨在为退休老人营造一个高尚、充满尊爱、自主权、安全、舒适和隐私的居住环境。退休屋管理处依法聘请监察员,他们有权进入退休屋进行依法检查。检查有各种原因,比如接到投诉或者例行检查。按照法律,所有退休屋每三年至少要接受一次检查,如果退休屋存在问题会被要求整改、罚款甚至被吊销执照。

加国啃老族流行

据加拿大统计局近日公布的2011年人口普查数字现实,加拿大父母面临空巢情况不算严重,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婴儿潮比较,现时子女与父母同住的也不少。全国有182万名20至29岁的青年与父母同住,比例为42.3%。

统计局指,与父母同住的子女,安省最普遍,其次是魁省、卑诗、亚省,与2006年的42.5%相比,虽略有下降,但仍远高于1981年的26.9%的水平。

2011年人口普查披露,25.2%年龄在25至29岁的年轻人住在家里,较2006年的24.7%略有上升,是1981年的两倍。从上一次人口普查以来,20至24岁与他们父母住在一起的年轻人数量,大致维持不变,从2006年的59.5%稍微下降到59.3%。而年轻男性比年轻女性更多会住在家里,可能是女性往往比男性早婚及组织家庭。

怎样选择退休屋?

老人在选择退休屋之前,要对自身情况做一个评估,看选择的退休屋是否能够满足自身的需要。比如目前自身的健康状况,需要什么样的护理如配药和做饭等服务;看看是否需要紧急求救系统,24小时有人值班服务;是否需要一些社交活动;是否需要有人整理房间。

还要看对方是否属于认证的退休屋,可以问问现有住户的感受,看看菜单和活动日历,实地参观一下,租费是多少,是否包括上网和电费,浴室是否有扶手。可以请求留下试吃一顿饭或者留宿一晚,看看周围的商场、看医生是否方便等。

廉租屋不同退休屋

我们通常所说的老人屋,与退休屋(Retirement Homes)不同。廉租屋是一种社会福利性质的廉租老人屋,主要是针对低收入老人的服务。加拿大和安省2009年实施的廉居房屋计划(Affordable Housing Program (AHP)),旨在保证低收入家庭、老年人、精神病人家庭或者家庭暴力受害者有家可居。

廉租老人屋的申请者要求是59岁以上,加拿大合法居留身份,有独立居住能力,家庭成员中不能有拖欠老人屋租金的历史,租金为老人总收入的30%,一般来说是在300元左右。申请中必须如实填写所有家庭成员的信息,不允许靠瞒报收入来骗住老年公寓。低收入的华裔老人多符合这些条件,根据多伦多福利屋官方网站(http://www.housingconnections.ca)的资料,一般来说单间房屋等待期在1到5年,一室一厅是7到10年,两室一厅是5到10年,三室(四室)是10到12年,五室是4到6年。

共管福利屋 Co-operative Housing

顾名思义,住户与物业主共同管理房屋,参与日常运作,每个住户都可以对经营发表个人意见,属于非赢利机构。住户不拥有物业产权,一旦搬走就把房屋交还给业主,让其他人居住。

住户主要是低收入家庭,却又不是廉租屋,租费仅仅是包住房屋基本维护费用,远远低于市面租价。而且对于收入特别低的,价格还有浮动。但是不管付全额还是优惠价格,其享受的待遇是一样的。

需要了解详情的,请以以下方式联络该机构。

1-800-268-2537
Fax: 416-366-3876
E-mail: info@chfc.ca
www.chfcanada.coop

长期护理屋 Long-term care homes

是提供24小时护理、安全监护服务的,由卫生和长期护理厅(MOHLTC)负责提供资金,住户支付的费用叫做共同支付款。

其经营机构也是多元化的,包括慈善机构、市政府或其它盈利机构。护理屋(nursing home)一般也被当作长期护理屋对待。

简单护理屋 Supportive housing

指住户需要简单或者中等照顾,比如收拾房间和简单护理等服务,住户基本可以独立生活。一般是在公寓楼内的一部分单元,或者是一个小团体的住宅。

护理屋的分配归《住宅租赁法》(2006)管辖,有的由省卫生和长期护理厅(MOHLTC)提供资金和监督。一般由市政府拥有和运营,也有的归一些非赢利组织拥有和运营,包括宗教机构、老人组织、服务团体和不同的文化机构等。

住家酒店 Domiciliary hostels

是为需要帮助、经济来源有限的弱势成年人提供临时住所,他们通常日常生活都需要帮助。其资金80%来自省社区和社会服务厅,20%来自各市政府。住户有老人、残疾人、发育不全或者精神病患者等。

特殊护理屋 The Homes for Special Care (HSC) Program

是1964年开始开办的,专门为省精神病院(Provincial Psychiatric Hospitals (PPH))出院的病人提供长期和临时居住。这些人虽然出院,但日常生活依然需要有人监管和照顾,此计划资金由有的由省卫生和长期护理厅(MOHLTC)提供。

(来源 : 加拿大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