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学习及打工散记

lAjQz9XtzAZHAyzJfxeoTw2002年的圣诞节那天,下着大雪,LG驾车带儿子去老师家学拉小提琴,我独自在家享受难得的清闲。学校放寒假,满负荷工作的大脑终于有个喘息的机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要想学过比自己年轻十来岁无牵无挂的同学,不多花些时间和精力还有什么办法?况且英语又不是自己的母语。真正呆在家里放松,我却一时不知所措起来,打了几个电话给同学和朋友,但不是留言提示就是振铃声长鸣不止。

过节了,谁会在此时闲在家里百无聊赖?我为自己的无所事事感到惭愧,不到两岁的女儿此时在遥远的中国由我的父母扶养照管,我这个做母亲的又能为她做些什么?平时忙起来顾不上思念,一旦空闲下来竟觉得苦情爱意无处伸张,心里堵得慌。

天空中飞舞着雪花,白茫茫,轻飘飘地洒向大地,上帝在塑造一个洁白的童话世界,于是,我如孩童般向上帝祈祷:“请给我一份工作吧,无论什么。”

我走出家门,向离住所几百米远的小超市奔去,“找工作去。”就这么简单地对自己说。

一进超市的门,我就问前台收银员:“Do you have a job available?”

她向后面指指:“走到头左拐,看看老板是否在那里。”

我鼓足勇气走到后面的小隔间,见一位长得像亚洲人的中年妇女正在忙着搬运货物,于是就问她:“请问你是老板吗?”

她摇头,指向旁边一位同样忙碌的五十开外的白人说:“他是老板。”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这个店的老板娘,祖籍中国广东。

老板闻讯转过头,我立即友好地问:“Do you have a job available?”

“你有简历吗?”他问。

我一听,有戏,立即滔滔不绝地说:我是某学院的学生,家就在附近,是移民,有SIN卡,现在放假想找份工做,有电脑和会计的背景知识,但无论干什么都行…

“收银员工作你能做吗?”

“行,怎么不行?我还在一个餐馆做过。”我没说几天,只说做过。

他点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还没有英文名字,对了,你帮我想一个吧。”

他摇头:“我不会起名。”

“那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Don好了。”

“ Don? 这名字简单好记,那我也起个简单好记的名字吧,就叫Amy。”就这样我给自己起了个容易记的名字。

我又问老板:“等学校开学再打印简历行吗?”没想到他竟点头同意,其实他若说个“不”字,我怎么也得想法弄个简历来。

最后,他对我说:“给我你的电话,明天经理戴安娜会与你联系。”我千恩万谢与他道别,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第二天,我等了一上午,没有一个电话打进,连一个骚扰电话也没有,我想必须主动出击,反正去一趟也就几分钟,何不探个究竟?于是就又一次不请自来。

问过收银处的女孩,找到经理,原来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也就二十出头的模样。她用那双深蓝色的大眼睛警惕地看看我,轻描淡写地问清我的情况,说:“过两天你来上班吧,带上SIN卡和一张作废的支票。”这就成了?看来经理只不过是走个过场,老板已做出决定。

“两天后几点来上班?”我紧接着问。

“十点。”她的口气和缓些:“你告诉我下个星期什么时候你可以工作,我好排班次。”

“任何时候。”我想给她一个好印象:“我现在放寒假,等开学拿到课程表我会告诉你以后什么时候能上班。”

“好吧。”她拿枝笔对着墙上的日历把我下个星期的班次排好,补充到旁边的布告栏上。

第二天,我拿着纸和笔到那小店,找到经理,她略为吃惊地问我:“今天没有你的班呀?”

我见她误会,便说:“今天我没事,来熟悉一下货物的名称和价格,你有没有货物代码表?”

她点头道:“我去拿份代码表给你,你可以回家慢慢看。”

她拿来代码表递给我。

我说:“谢谢,你忙吧,我对照实物再看看。”

她见我没有离去的意思,说声:“回头见。”就去忙别的事。

我沿着货架,遍走遍看,顺便在价格表上做些标记。这样大概过了个把小时,突然,背后有人轻轻地拍拍我的肩:“Amy,你好。”

吓我一跳,回头见是老板,我解释道:“我在熟悉货物与代码之间的对应关系。”

“我们店小,很多蔬菜和水果没有条形码,只好用脑袋记住。”

他话题一转:“谁在培训你?”

“我今天不当班,自己来这里熟悉一下情况。”

“培训也是要付薪水的,你别急,慢慢来,会专门给你培训时间。”

我笑笑:“不少蔬菜和水果我叫不出英文名,只好多花些工夫来死记。”

他点点头:“Take it easy.”然后就走了。

一连两天我都“义务”到那超市熟悉业务,并且在家死记硬背代码,等到正式上岗已经“胸有成竹”,经过两、三天培训也就开始独当一面地把守一台收银机。

第一次领到工资单,发现多出十几块钱,原来老板把那天我主动熟悉业务也算带薪培训,看来“义务”劳动不仅不吃亏而且名利双收。

开学后我拿着课程表给经理看,告诉她:“只要与课表不冲突的时间都可以排班。”

她就尽量给我排早班,因为小店其他临时工大多都是高中生,下午和休息日才能来上班,而我一星期有三天上午没有课。

几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坚持工作一段时间后,因为身体不适,只好辞掉了工作。分别时,老板娘依依不舍地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感觉身体好些就可回来工作,时间任你选。”

我婉言谢绝她的好意,全力以赴把剩下的两个学期功课完成,提前两个星期完成毕业论文,终于赶在老三出生前几天完成学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