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加拿大北极探险记

polar10a北极探险记-序

2002年在去了Atlantic Canada(Nova Scotia,PEI,New Brunswick,Quebec)看了灯塔和鲸鱼,吃完龙虾以后,再于2003年与另外2个朋友来了一次单向从东向西横穿加拿大之旅(Toronto,Ontario – Manitoba – Saskatchewan – Alberta – BAFF/JASPER/YOHO – Vancouver/Victoria,British Columbia)观看了美丽的Superior Lake和辽阔的大草原和壮观的Canadian Rocky(BANFF/JASPER/YOHO National Park)。

今年3月初终于踏上了去Yukon & Northwest的北极探险之路,来了一次想往已久的True North,Arctic Canada Gold Rush北部旅行。

此次北极探险旅行路线确定为:Toronto(ON)– Vancouver(BC)– Whitehorse(Yukon,Start Drive Here)– Dawson(Yukon)– Tombstone Territories Park — Eagle Plain(Yukon)–Inuvik(Northwest)– Tuktoyaktuk(Arctic Ocean)– Inuvik(Northwest)– Fort McPherson(Northwest)– Tombstone Territories Park(Yukon)— Dawson(Yukon)— Whitehorse(Yukon,Finish Drive There)— Vancouver(BC)— Toronto(ON)。

此次北极探险,驱车走过了Klondike Highway / Dempster Highway / East Channel冰上大道。来回Drive约3100公里。其中Inuvik – Tuktoyaktuk一段(East Channel)是冰原大道,必须在四月份以前通过。四月以后冰溶化了,公路封闭,只能坐船去了。

探险之路横跨了Yukon & Northwest Territories。穿越了Yukon River,Peel River,Mackenzie River(均已封冻,不用摆渡,直接开车过河),横惯了Ogilvie Mountain,Richardson Mountain和多个风雪弥漫,危险异常的大山口(我们称之为杀青口和腊子口)及雪山遍布,极为壮观的Tombstone Territories Park。

此次探险旅行,已经穿越北极圈约400KM,到达了加拿大大陆最北端,终于看到了北冰洋。我们亦将一面中国国旗和一面加拿大国旗插在那里。

我们在Dawson回故了著名的Klondike Great Gold Rush,在Eagle Plain观赏了极为壮丽的北极之光(Northen Lights or Aurora Borealis)。在Inuvik乘坐了狗拉雪撬(Dog Sled)。在北极Tuktoyaktuk探访了土著因纽特人的家院及冰屋(Teepee/Igloo),Hiking上了Pingos。(冻土山)At last but not the least充分体验到了北冰洋的天寒地冻(零下40度)我的天哪……

原来期望在探险之路上看到北极熊或Buffalo等大动物,活的没发现,却意外吃到了Caribou和Buffalo肉(且味道极好,有点象牛肉)。估计是被土著因纽特人打猎打得差不多了。只在路上发现了一些狐狸,北美驯鹿(Caribou)的背影,Raven,Eagle,和一些不知名的蓝色及白色的小鸟。

polar1
(摄影 Cary Luo)

北极探险记之一:初到北方,白马的故事

Day 1:
白马之路 Whistler(BC)– Vancouver(BC)– Whitehorse(Yukon)住Beez Knees Backpacker,Whitehorse/Yukon

在完成了Whistler滑雪之行后,在返回温哥华途中,顺路造访了Garibaldi,Shannon Falls(香浓瀑布)和Porteau Cove等BC省立公园。观看到了美丽的雪山,瀑布,森林,溪流和美丽的峡湾,哎,BC人民真有福啊。

在温哥华告别了Frank大侠,带着滑雪的余韵和回味,与Deb大仙和德高望重的Ray老,匆匆赶到温哥华机场,会上了从多伦多赶来的Hiking豪杰Alan,及Ottawa来的Ivan & Stella侠客夫妇。大家寒喧片刻,就登上了前往Yukon首府Whitehorse的飞机。

飞机还是Bombardier生产的CRJ 200,只有50座,且大半空座,赶紧换了一个靠窗的空座,刚飞进Yukon领地,在飞机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道淡绿色的北极之光(Northen Lights)。直到到了Whitehorse市后,还可以清晰地看到这道北极光。

下了飞机,在Whitehorse小机场等行李时,就发现了很多Gold Rush,Steamboat,狗拉雪撬和多种北方动物的壁画。讲述着育空的发展史,然后直奔Northcam 租车行,租了一辆Toyota V8 Sequoia,7座SUV。带天窗,所有行李将SUV塞了个暴满。该车马力强劲,4轮驱动,在后来的雪路和冰路驾驶上都发挥了极重要的作用。

Whitehorse城市不大,一面靠山,一边紧挨Yukon River。只有2万多人口,夜晚十分安静。Whitehorse是Yukon重要的交通枢钮,和物资集散地。据说当时淘金者必须从Whitehorse坐船,沿Yukon River北上,(因Yukon River白浪淘天,很象Whitewater或乘坐Whitehorse)Whitehorse(白马城)因此得名。1952年Whitehorse取代Dawson变成Yukon首府。

每年冬季二月,在Whitehorse还举行著名的Sourdough Rendezvous(北方冬季狂欢节)。有冬季拔河,Snow Shoe Race,砍木头比赛,摔跤比赛。最过瘾的是狗拉雪撬拉力赛,从Whitehorse到Alaska,全程数千公里。据称是The Hardest Race in the World。可惜,来晚了,没看着啊。

然后直奔Beez Knees Backpacker旅馆。主人是从安省Georgetown迁居来的一对夫妇,主要是面向Back Packer青年人,墙上贴满了从世界各地来的青年人在这里留下的名信片,这里好玩的东东不少,也是我们此行最便宜的住宿,上下床,$20/每人每天。挺干净的,可以上网,还可以做饭。我们还把滑雪板寄存了他家,一夜无话。

北极探险记之二:体验西北,追寻淘金者的足迹

Day 2 Klondike淘金之路Whitehorse-Dawson(536 KM),住Dawson Downtown Hotel,Dawson/Yukon

polar2a
(摄影 Cary Luo)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赶紧去超市买食品,水,铁锹等,不巧正是星期六,Information Centre是大门紧闭,卫星电话也租不着了,此次又忘带了GPS,哎,好在四个手机还好使。就匆匆加满油,沿Klondike Highway(Hyw 2)上路了。

育空,当地土语意为:Grand River。面积约483,450平方公里。地图上象一块小比萨饼,人口仅3万多人(Whitehorse就有2万多人),主要有Mining,Farming,Fur(Hunting/Trapping)Travel及Handcraft产业。其中,Klondike Gold Rush对Yukon影响巨大,1898年Yukon才从Northwest另划出部分,成立新省,后来Alaska Highway和Dempster Highway也带动了这一地区的发展。

这里河流众多,夏天一定很美,但此时河流冰封,不远处有一些冰湖(Fox Lake。)有些人在钻孔冰钓。穿过了Carmacks,Pelly Crossing及Steward Crossing,路上碰到一些带雪地摩托(Snow Mobile)和大量汽油筒的北方壮汉,要开Snow Mobile翻山越岭走Silver Trail(约300KM)一定很刺激吧,在加拿大北方,Snow Mobile极为普遍,几乎一家一辆,又点象中国的自行车或摩托。Snow Mobile还是加拿大Bombardier发明的。

一路上树木众多,但有些地方却惨遭天火,被烧焦一片,惨不忍睹,有些还不止一次,甚么1989年Fire,1999年Fire。大家开玩笑说别以后再立一小牌,上书2005年大火,6个人甚么的……。。。

polar2b
(摄影 Cary Luo)

沿路上人烟稀少。只见一些护路人家,但经过一圣诞小村,外面的驯鹿雕像已被大雪覆盖,只露头角,Santa Claus不直去向,估计是去芬兰度假去了。
傍晚时分,我们进入了Dawson。遥想当初1896年,Stockum Jim,George Carmack,Dawson Charlie等人在Robert Henderson的带领下在Klondike River的支流Rabbit Creek(Bananza River)首先发现黄金,消息传来,大批淘金者蜂拥而入,在加国历史上19世纪Dawson曾是Winnipeg以西加国最大的城市,Yukon首府。淘金高峰时,达10万人之众。

当时淘金者必须在Whitehorse坐船沿Yukon River北上,然后翻过Chilkoot Pass雪山,还要带上睡袋(铺盖)和粮草,交纳通关费,才能到达淘金之地。来早的人在河滩上就能检到金块,但只有极少数人发了财,大多数人都空手而归。据说1896-1904共挖出了当时价值一亿美元的金子。(你说咱们移民加拿大时怎么就没这好事呢?)1904年后,金子已被掏空,人员尽数离去,现只有长住人口1500人。白人和印地安人各占一半。

小镇有一娱乐赌场,还有法国康康舞表演。可惜去晚了,没看着,不过和当地人及印地安人聊聊也不错,来杯小啤酒仔细体验一下难得的西北风情。也算来一次Gold Rush的纪念吧。

北极探险记之三:翻越雪山,探索北极之光

Day3 Dempster 雪山及北极光之路 Dawson-Eagle Plain(369 KM),住Eagle Plain Hostel,Eagle Plain/Yukon

清早起来,发现大量雪地摩托遍布Hotel周围,一打听才知,本地有一雪地摩托党聚会,有大批Alaska雪地摩托迷(Dawson距美国Alaska边境今只有150公里)前来助阵,雪地摩托可以在Dawson大街小巷通行无阻,如同摩托车一样,在Stop Sign前也停足5秒。左右张望一番,然后,呼啸而去。

Dawson市容干净整洁,各种老式店铺林立,甚么Bank啦,Gift Shop啦,Travel Tour啦,最有意思的是有一个No Gold Gallery。颜色各异,五彩斑斓,依稀可见当年风采,大家信步走在Queen街,眼前就是Klondike River,早已封冻,Keno邮船静静地躺在那里,当年曾带来不知多少掏金客,河上还停着一只飞机,真想把它静静地开走。展翅高飞,在加国北方,冰上飞机极为普遍,到夏天就变成水上飞机啦。

加完油,赶紧上路,在Klondike Highway折返了50公里后,上了Dempster Highway。这Dempster Highway是通向加国北极地区Mackensize河谷地带的一条重要公路。

过了几个绿色小桥,眼前突然发现一片冬日树挂景象,银妆素裹,仪态万千,卡哧卡哧,大家又谋杀数张菲林。

车开不远,我们进入Tombstone TerritoriesPark。在下以为,这是本次活动中最美的一段景观公路,远处雪山皑皑,近处冰河蜿蜒,雪松蓝天,气象万千,大家豪情万丈,激动不止,都说简直到了童话世界。Silent Time,Snow White,Peaceful World。

polar3a
(摄影 Cary Luo)

到了Tombstone Camping Site停车吃饭,仔细欣赏雪山景色。遇到了一个滑Cross Country Ski的公园管理人员,声称已连滑数日,晚上就睡在雪洞中,不禁使Allen心动不已。又碰到一群可爱的蓝色小鸟,将面包渣吃了个干干净净。

又开了200多公里,黄昏时分,进入Eagle Plain。这Eagle Plain是Dempster Highway上一个重要中转站,很多大卡车司机亦在此歇脚。有一个Hotel并附一间很不错的Hunting Club。里面挂满Buffalo,Bison,Moose,Bear,Fox的头像。

赶紧埋锅造饭,Deb,Stella和Ray做的汤实在好吃。夜观天象,星星点点,流熠彩动。

索性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与Allen,Deb驱车5公里到荒郊野外,四处一片平静,三道绿蓝色的北极光静静的挂在天空,这北极光是由于北极地区的强磁场,通过光电效应造成的,赶快支起三角架,用B门连拍数张,

20分钟后,正要离开,突然发现北极之光变成了五彩斑斓的霞光,有红,黄,绿,橙色,而且在不断流动,像风中的舞蹈,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像森林的乐章,流倘着北方的豪迈之情,像小溪潺潺,预报着春的来临。像十面埋伏,在较力,包容,吞并,……。。加上星光闪硕,白色森林里涛声依旧,简直是一动情的大地交响曲。我们三人都目瞪口呆,Deb激动的跳了起来,我们俩也晕倒在雪地。全然忘记了寒冷。北极之光真是美丽极了…………。

北极探险记之四:走过北极圈,横穿腊子口

Day 4 Yukon-Northwest 北极圈之路 Eagle Plain(YK)– Inuvik(NW)(363 KM),住Arctic Chalet,Inuvik/Northwest

看到了美丽的北极光,此行也没甚么遗憾了,第二天一大早,从Eagle Plain驾车出行。仅40公里,直接杀向北极圈,这北极圈是北纬66度33分,北极圈是进入极寒地带的标志,严寒地带就要来了。在公路上有一个很大的标志牌,并有北极地区的一些生物,地质等科普说明,大家都未曾如此深入之True North,大家照完合照后,还真有点找不着北了。

在路上,还发现了一只肥胖可爱的狐狸,正在勤奋的用两爪工作,挖老鼠洞找吃的,大家停车照相,它也不怕,没准是在谱写新的狐狸的故事吧?昨日也在Dempster Highway上也看到了四、五只北美驯鹿(Caribou)之类的动物,正在穿越公路,只是开到近前,已经跑掉了。只看到了远远的背影。

你还别说,进了北极圈后,天气马上变冷,风声渐起,上下左右,一片全白,前面不远就是Richardson Mountain。翻过两座大山,到了一个山口,我们名之为杀青口,前面奇妙的景观出现了:薄雪从低处被吹到高处,如流金岁月,一泻千里,小河流趟,十面埋伏,……。。大家豪情万丈,停车观景,或坐或卧,司机带头喝起了二锅头,……哎…。当心警察,……。不怕……。爽,……。想当年,………梁山聚义,……智取威虎山………干了再说,……。。谁怕谁哪……。

又过了几座山,经过了一个大山口,我们后来戏称为腊子口,风更紧了,雪更厚了。远处雪山皑皑,近处出现了厚厚的雪墙,路面已被大雪覆盖,二台工程车正在此处挖雪开路,工作。后来回程时,Dempster Highway道路被封闭,估计就在此段。赶紧停车等指示。Allen还趁此间歇,为北极熊挖了个雪洞,我的妈呀,风太大了,刚照了几张,手就僵了,太冷了。……。。

polar4a
(摄影 Cary Luo)

又翻过几道山梁,终于到了Yukon/Northwest边境,Welcome to the Northwest的标志牌已被大雪盖住大半。进如Northwest需将表调慢一小时。

这Northwest地区,面积约1,299,000平方公里,占加国北部广大地区,地图上在BC,Alberta,Saskatchewan北部,1999年原Northwest东部地区划归Nunavut地区,Northwest人口仅5万多人,首府在千里之外的Yellowknife,Northwest主要有Mining,Oil,Fur(Hunting/Trapping)及Handcraft。其中,早期Fur Trade对Northwest至关重要,以至在省旗上还有一北极狐狸头像,代表毛皮工业对当地经济的贡献。

又从冰面跨过Peel River和Mackenzie River。(夏天须乘Ferry过河)。这Mackenzie River可是加拿大最长的河流,从Great Slave Lake,浩浩荡荡,注入北冰洋。

在北极地区,碰到加油站就得加油,免得再行驶数百公里,没有油站,出现险情。

眼看油不多了,赶紧饶到Arctic Red River小镇加油。小镇不大,很有点像中国额温克族小村风情,东找西找,多方打听,才知道本村只有一个Store,赶紧Call那加油小伙,一会儿,那小子开着油罐车出现了,让我开着车跟着他,七拐八拐,走到一计量筒前,将油罐车的油,经计量器给俺加满油,这里加油巨贵,达$1.15/升。在Yukon和Northwest油价均在$1以上。平均$1.1/升。

赶紧赶路,冰雪路现已不在话下,快马加鞭,140KM/H小车扬起一片尘雪,于傍晚时分抵达Inuvik,住在B&B Arctic Chalet。

Arctic Chalet靠湖,木结构的房子很象北欧别墅,二楼两间房都给了我们,很温馨,有点森林小屋,家庭气氛。还可以做饭,有很多自然,动物画册。看来主人也喜欢户外运动。男主人来自挪威Lilehammer,女主人Judi从南美Uruguay来。他们家养了30-40只Husky。

明天2:00PM的狗拉雪撬也从他们家出发。

晚饭,吃了一大锅辣肠米饭和乌冬面,摁,……。不错,……。还行………

晚上,明月当空,出去旁边冰河上散步,还好,不算太冷,远处清晰可见Inuvik小城,回来后,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北极探险记之五:访问北方小镇,体验狗拉雪撬

Day 5 Dog-Sled 狗拉雪撬之路 Inuvik Town,住Arctic Chalet,Inuvik/Northwest

清晨,红霞满天,烧透了半边天空,出发径奔Inuvik小城。

Inuvik在当地土语是A Place of Many Caribou的意思。看到Western Arctic Information Center大雪封门。只好先到邮局转转,买几张明信片,意外发现旁边的Parks Canada招牌。推门而入,聊将起来,Parks Canada小姐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她们原来是做Yukon和Northwest地区五个Canada National Parks的Promotion。她帮我们联系了Northwest Travel的Judy。

我们赶到了隔两条街的Judy办公室。她正忙着帮我们打进入北极的证书。我们又每人买了一些T-shirt,Poster,Video,拿了些Travel Information。Judy给我们每人颁发了进入北极圈证书。还热情地给咱儿的中、加两国小旗签了字。算给北极探险队做了个见证吧,还送给咱一面小Northwest省旗留念。并向我们推荐了在Tuktoyaktuk的Inuit Tour(导游Roger小酋长)

中午,转了转Inuvik Art Center。Inuit艺术品做的很精致,有些雕像真是非常逼真,造型动人,就是价格太贵,还碰到了加国北方的一些Inuvialuit(Mackenzie Valley地区的Inuit人)Dene人,Metis(早期法国皮毛商和当地Indian人的混血)。他们大多讲着流利的英语,但从长相上还能清楚辨别。买了些明信片及Inuksuk(指路石小雕像)。算没白来一趟Arctic Canada吧。

Inuvik小城约3,000多人口,有几个不小的教堂,尤其是Note Dames。雄伟壮观,据说是全部由义工兴建,是地球最北部的大教堂之一,远配Inuksuk指路石,颇是好看。

polar5a
(摄影 Cary Luo)

下午2点了,赶紧赶回Arctic Chalet。狗拉雪撬就要开始了,Judi给我们讲了一些狗拉雪撬的基本要领,原来,狗拉雪撬也有减速挡,刹车挡及行进挡。你对狗喊Chi它们就转左,Cha它们就转右,一辆狗拉雪撬5只Husky,狗儿们都很兴奋,一个个都欢蹦乱跳的。

我们都捂的严严实实,一人一狗拉雪撬,三人一队,Judi领头,从他们家出发。直奔冰湖,沿路景色甚是好看,越林海,过雪原……。

我的头狗叫Klondike,劲力大,蛮力足,脚底生风,跑的飞快。眼看就追上了Ray的狗拉雪撬,赶紧试了试减速和刹车,还挺好使。……

过了一会儿,狗儿们却突然不动了,仔细一看,前面叉路口也没Stop Sign啊。原来Klondike要方便了,其他狗也跟着抽空方便一下。哎,Husky也不容易啊。

一回儿,狗儿们又欢快的狂奔起来,也不觉的冷了,心情甚好。有点象Cross Country Ski的感觉,约40-50KM/H。小Trail曲折蜿蜒,上上下下。穿过雪松密林,过了一个小桥,终于回到住地。这狗拉雪撬还真挺有趣的,爽啊……。。

玩完狗拉雪撬,又与Allen和Deb试了一下Snow Shoe。绑上雪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出发了。这里雪质很好,松软,空气新鲜,小桥流水,雪松挺拔。有地方雪很厚,到大腿甚至齐腰身,很是费劲,但是,有没有雪鞋就是不一样啦,穿上它,还是挺稳的,一陷一陷的,可以平杀,趟出一条雪路。

然后又到冰湖转了一圈。冰湖上的感觉就更好了,雪不太厚,可以走的很快。成了雪上神行太宝。想想,刚才Husky也不容易啊,带我们兜了那么大一圈。……接连Snow Shoe走了5-6KM。才回到Arctic Chalet。今天得睡一好觉………

polar5b

北极探险记之六:走过冰原大道,我们终于到北冰洋了!!!

Day 6 To the Arctic Ocean 北冰洋之路 Inuvik-Tuktoyaktuk(180 KM)住 Tuktoyaktuk Inn,Tuktoyaktuk/Northwest

一大清早,告别了Judi和可爱的Husky小家伙们,SUV从Arctic Chalet出发,从冰河走上East Channel冰路,穿过Inuvik直奔本次旅行的终点,Arctic Canada的Tuktoyaktuk。

East Channel是连接Inuvik到Tuktoyaktuk的冰原大道,必须在四月份以前通过。因为四月以后冰要融化了,公路封闭,只能坐船了。

East Channel冰路宽广,从雪原里开出一条冰路,但很滑,刚上冰路10公里,突然SUV前轮打滑,SUV转向360度,一头栽向雪堆,大家都惊叫起来,我的妈啊,好在5公里范围内没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险哪。!!!………。

赶紧挂上四轮驱动。防滑状态,小车一路欢歌,直奔向前,路上冰结的很厚,有些地方有冰纹,花花绿绿的,看上去,象小时候玩的万花筒,非常好看。

公路不远处,发现了一些Pingos。Pingos是北极地区的冻土带由于地质,自然,生物等原因,天然形成的一些小山包。远远望去,象一个个金字塔似的。

SUV向北极进发,伸入Northwest北部地区,于中午时分,抵达Tuktoyaktuk。

Tuktoyaktuk。意思是:A Place of Many Men。前面已经到了路的尽头,经多方打听,才找到了停School Bus的Roger家。

Roger是Inuit的原小酋长(Community Leader),我们在Tuktoyaktuk的Tour Guide。50多岁,精明且见多识广,声称以前曾代表Inuit人,去过北京谈Business。在他家吃了一顿Caribou(北美驯鹿)肉汤和北极咸鱼,味道还成。,Inuit人原来男人打猎,捕鱼,女人织网,做饭。

现在男人已很少数从事渔猎,女人主要做些特色工艺品。Roger并向我们出示了捕鲸鱼,海象,海豹用的鱼叉,和战立品,鲸鱼须等。

Roger还给我们讲了Inuit人在北极地区的分布,说Inuit亦有自己统一的语言文字,但与中国南方一样,发音各不相同,甚至Alaska的Inuit人也听不懂Canada Inuit人的说话。现在。Inuit人的福利待遇还算不错,政府发些补助和救济。而且,在Inuit居留地,开发的矿藏,石油的利润,会按一定比例给Inuit Community,但在北极地区,冬天极其寒冷,Inuit人新的谋生手断不多,Inuit人的生活费用也是很高的。

然后,Roger带我们乘School Bus畅游了Tuktoyaktuk。小村,我们看到了北冰洋,小学校,飞机场,教堂,商店,Canada雷达站,Pingos和Inuit人的墓地。最后还教了我们一句Inuit语。Aquanna!意思是Welcome!

polar6a
(摄影 Cary Luo)

我请Roger代表当地土著因纽特人给咱们的中,加两国小旗签了个字。算做北极探险的证明吧。每人还交了40$导游费。

告别了Roger大叔,我们迫不及待的冲向北冰洋,大声喊了一声,北极,我们来了!!!

天哪!我们终于到北极了!!我们终于到北冰洋了。!!!我们胜利了!!!!我们做到了我们想要作的事!!!!!我们圆了我们的梦想!!!!!!

我们此时已到达了加拿大大陆最北端,亦将一面中国国旗和一面加拿大国旗插在那里,大概位址:北纬69.69度。气温–31度。北冰洋太冷了,以至于数码相机刚照了几张,电池就不工作了。赶紧放入滑雪服中捂一捂。但我们大家的心里是热呼呼的……。。

远处北冰洋均已封冻,有一Igloo(冰屋)矗立在那里,我们进去热闹了一会儿。并拍照留念。这里还有一Trans Canada Trail起点标志,让我们沿着这小Trail走回多伦多吧!

接着大家直奔邮局,给家人和朋友寄明信片,报告这个喜讯。另在Tuktoyaktuk北极地区的车在邮局或Shopping时从不熄火,估计是太冷了,怕熄火再打不着了吧。

傍晚,又探访了附近的一个Pingos,这Pingos很大,向个大金字塔似的,我们终于站在Pingos上面,看到了北冰洋白莽莽的一片,及难得一见的北方落日,只见日沉西边,霞光万道。气象万千,大家都耳朵,眉毛,鼻子冻僵,尽管带了手套,帽子,还是冻的够呛。今天冰雪路Hiking约8KM,来回大概2个多小时,但今天对意志和体力都是极大的挑战。

晚上又去北冰洋看了北极光,可以清楚地看到两道黄绿色的北极光,挂在天空。如楚河汉界,如天外来物,北冰洋的夜晚就是寒冷啊,大地作证,然后大家钻进有Igloo(冰屋)躲了起来,都成了拉登大侠啦。……这时,若是来飞毛腿导弹,俺也不怕了…。嘿嘿…。

晚上住在了Tuktoyaktuk Inn。极贵且条件一般,180$/Room。哎,总不能住在冰屋里过夜吧?

盖上所有衣物和睡袋。进入梦乡。

北极探险记之七:冰洋的早晨,前进受阻

Day 7 Icefield 冰原之路 Tuktoyaktuk-Fort McPherson(300 KM)住 North Inn,Fort McPherson / Northwest

清晨,北极的阳光普照大地,Check Out完后,我穿上所有衣物,戴了二个帽子,大家跑到北冰洋看日出,我的妈呀,这是我们北极探险最冷的一天,零下40.6度(据说这里曾达到过零下60多度),加上寒风刺骨,耳朵都要冻掉了,只10分钟,照了15张照片,本人就有两处Frost Bite。算是来北极的特色纪念吧。

polar7a
(摄影 Cary Luo)

赶紧撤离,沿冰原大道往回返,SUV的天窗也冻住了,这回是越走越暖和了。车内笑语欢声,互相交流着北极的经验和教训和本次旅行的趣事,这回Allen已具有了丰富的加拿大冰雪路驾驶经验。小车在冰路上飞奔起来。

这时,前方却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Dempster Highway腊子口段,因风雪大作,冰雪阻隔,Highway已关闭了,大家心里一沉,哎,回不去了,怎么办呢?这可如何是好?真应了一句古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吧。

经过Inuvik大家又去了Northwest Travel Judy的办公室,具体询问了Dempster Highway的详情。Judy建议我们先到离腊子口50多公里的Fort McPherson(Northwest),再见机行事。

连加两次油,SUV再次飞奔起来,跨过Mackenzie River和一道道山梁,下午时分,终于到了Fort McPherson了。只见一辆Yukon Parks车停在那里。前方道路关闭的红灯一闪一闪的。坏了!回不去了。大家议论纷纷……。

先到Fort McPherson村加油站,问问再说,公路果真因风雪太大,冰雪阻断,已封闭两天了,有几辆大卡车也被阻隔,前方还没有任何消息,反正,今天是过不去了。

只有两个办法了,一是按原计划,把牢底坐穿,继续等下去,但甚么时候通车,不知道啊?二是往回返400公里到Inuvik,异地还车,飞到Whitehorse。但费用甚高。为防意外,大家甚至订了从Inuvik到Whitehorse的机票……。Ray老,更是雪上加霜哪,又听到Jets Go倒闭的消息,从Vancouver到多伦多的机票也不好使了,这可如何是好呐?

听大卡车司机说,这段公路年年出事,本来建Dempster Highway时,当地土著因纽特人,知道此处风雪很大,曾建议绕道20公里,避开山口大风,但当时修公路的白人未曾认真听取此意见。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

既来之,则安之,先到Fort McPherson小村转转,这小村是以前Fur Trade的一个Fort,像是一个中国北方鄂伦春少数民族模范村,一个叫Tetlit ‘Zheh的少数民族村,麻雀虽小,里面样样具全。有划冰馆,学校,教堂,议事厅,两个商店,救火中队,墓地,RCMP,还有Information Center。(Closed for seasons)。在小学校后面,还发现了一个Teepee(Inuit人的帐篷)。看来,加国城乡差别甚小,这里生活还是不错的。

吃完饭,大家心情都不太好,凑和着过吧,晚上,住在了North Inn。,Fort McPherson。早点洗洗睡了。明天如何,听天由命吧,爱谁谁了………。

北极探险记之八:闯过腊子口,重回道森

Day 8 Snow &Wind 闯关之路 Fort McPherson-Dawson(420 KM)住 Dawson Downtown Hotel,Dawson / Yukon

清早,空气很好,大家分别又去村口看了看,哎,红灯还在闪个不停,……不让过啊,此时,归心似箭,真想把红灯掐灭了……。。

到商店补充了些食品,东西挺多,但价格奇高。出门时,顺手还买了几根黄瓜,出门结帐时,才发现这黄瓜具贵,$4。59/Each。哎,没法儿啊。

在村口还看到一些Help Wanted启示。嗯!!不错,实在走不了,就在这儿卖身当Waiter啦。学习白求恩,在哪儿不一样为加拿大人民服务啊,就是冷点儿,不知冬衣够不够。……想想,心宽了许多。…。。

还去小村Arts Workshop转了转,有很多Northwest及北极熊标志的Gift做的不错,挺有新意的。

回来又和大车司机聊了一会儿,称去年曾在此堵了一周。嗯。把牢底坐穿吧,回去睡觉,爱谁谁了………

半小时以后,Ray传来喜讯,前方报告,公路开通了,可以走啦,车到山前必有路啊,吉人自有天相,嘿嘿……。。大家赶紧收拾行李,SUV一溜眼儿,离开小村,二辆大卡车已不见踪影,红灯还在闪,早知我们也闯关了………

SUV一路疾驶,一刻不敢停留,又翻山越岭,穿过Northwest,又回到Yukon,冲过腊子口,冲过杀青口……。只见风还是很大,积雪甚多,部分地段又出现雪墙。被工程车开出一条雪路后,又有大雪覆盖路面,难怪公路要关闭………险哪!!!!!对面不时冲过一些大Trailer,我的妈呀……。。一股雪崩,甚么都看不见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上路,又来一雪崩。……。这SUV车还是太小………

polar8a
(摄影 Cary Luo)

中午时分终于抵达Eagle Plain。赶快给North Air打电话,要求取消机票,不给退,只能转成Credit Line,哎,惨哪,300多大洋,代价啊………。(后来多亏了Allen同学,在白马用三寸不烂之舌,说动North Air,给全额退票。算是圆满解决)。

傍晚时分,我们回到Tombstone Territories Park。经过一安静小雪景池塘,只见远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给雪山上了一些红晕,层层迭迭,令人暇思无限,又遇到罕见日晕,景色壮观异常,人生还是美好的事情多啊,大家的创作热情又变得高涨起来。

重回Dawson,直奔Jack London烤肉。点了盘Buffalo美味,可能是太饿了,Buffalo肉虽然生点,但可口异常。再来点Yukon Klondike小啤酒,席间笑话叠出,德高望重的Ray老,对他点的Buffalo肉迟迟不来,感到很不满意,声称后果很严重,云云………

吃完饭,再去小镇娱乐赌场体验了一下西部生活,康康舞刚演完,还是没有看着。试试手气啦,最后一把回本,清点战果,小赢了$8。

polar9a
(摄影 Cary Luo)

正欲回旅馆,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动人音乐,寻声而去,见一酒巴内人声鼎沸,进去再体验一下啦,当日白人和因纽特人组合乐队的乐曲,真有点北方西部牛仔的粗旷和豪爽,口琴拌奏,悠扬动听,主唱很能煽情,调节气氛,令旁边的Alaska老者和因纽特姑娘CiCi加入舞蹈行列。我也心旷神宜,人生美好啊……。。

北极探险记之九:观狗拉雪撬国际大赛,回到白马

Day 9 Klondike Gold Rush Highway Dawson-Whitehorse(536 KM)住 Beez Kneez Backpacker。Whitehorse/Yukon

一早又参观了Dawson市容和Klondike River。邮船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冰上飞机已不知去向,Gold Rush淘金者(小雕像)仍在勤奋工作,谱写着Dawson过去的辉煌,又去Dawson Information Center拿了一些资料,买了一些Post Card。

上午,还抽空看了美国作家Jack London House和诗人Robert Service在道森的故居。看来在北方小城,道森还是有能找到一些文化遗迹的。

早就听说,今日在Dawson有狗拉雪撬国际大赛,参加者有Canada,USA,Norway,Sweden,Finland,Germany,Yukon还有Taiwan。队,啊,不对啊,这Taiwan。也没雪哪,如何操练?经打听才知,是苦练狗拉旱撬,才练成的。不容易啊。………

polar9b
(摄影 Cary Luo)

下午一点,狗拉雪撬国际大赛正式开始,这狗不仅有Husky,还有赛狗,一个个高大,精瘦,16狗一组,10KM越野,一声令响,狗儿们,奋勇争先,雪撬呼啸而去,经过很长时间的拼搏角力,才冲回到Finish Line。最后,还是Yukon本地组,获得了冠军。

在Yukon,Husky狗是忠诚,勇敢,耐力,勤恳的象征,以前在冬天,狗拉雪撬为当地人的主要交通工具,后逐渐被Snow Mobile取代,现改为冬日娱乐工具。Husky在Yukon家誉户晓,以至,在Yukon省旗上,亦有一Husky狗,高昂着头。

下午时分,离开Dawson,杀回Klondike Highway。一路上大家,或许是累了,或许是美景已经历太多,审美疲劳,没有太多创作热情。Whatever……。。

穿过一道道山和小溪,眼前又经过一个个小湖,从Post Card上看,叫Emerld Lake。湖面呈蓝宝石色,配上远山巍峨,夏天绝顶美丽和旷野。看来,夏天景色完全不同,今后夏天还得再来。…。。

又经过Fox Lake,我们顺利回到了白马城。赶紧到Yukon政府大楼和Downtown小街转了一圈,这白马城也不错哪……。

然后又回到Beez Kneez Backpacker,吃上一顿热汤面。好啊………。进入梦乡……。

北极探险记之十:回家及后记

Day 10 Country Road,Take Me Home,Whitehorse-Vancouver-Toronto

一大早,拿上行李和滑雪板,直奔Whitehorse机场,Check In,一路顺利,又坐上Air Canada Jazz的小飞机,飞往Vancouver。

飞机上不知从那里来了很多日本人,以致,空姐也误认为我们是初来加国的日本人,还说,Welcome to Yukon,Canada!!The first time to Canada?我们回答说,We have been here for a while。We come back from North Pole,Arctic Canada。空姐也疑惑不解,从没见过有中国人去过北极啊?……。

在Vancouver告别了各位探险队队员,又踏上了回多伦多的班机,待大家坐定,飞机却迟迟不开,终于传出消息,飞行员还在路上哪!10分钟后,飞行员终于来了,飞机终于启动了,缓缓滑出跑道,冲向蓝天,Country Road,Take Me Home………

终于又可以回家了………。。

北极探险记-后记:

此次略带探险性质的北极自助之旅行。使我们极大的开阔了视野,丰富了经验,锻炼了体魄,特别是提高了我们克服困难,战胜自我的勇气。

自助旅行是探访世界,体验生活,了解自然的最好途径,花钱不多,却可以看到和了解到很多奇异的人文和自然景观,。本人特喜欢看Lonet Planet自助旅行录像带和图书(图书馆有借)。在旅行前应有周密的计划,并在行前和行后,做些Research工作,

polar10a
(摄影 Cary Luo)

在旅行时,应不光看景,还需多注意些当地文化,经济,历史,地理,动物,的独特点,多与当地人交谈,学习,切磋,………在行前,老搞不清楚的。Whitehorse和Yellowknife的区别,去了一次。对Arctic Canada终于有了全面的了解。

加拿大是我家,也是我们美好的家园。

让我们走万里路,读万卷书,看世界美景,观奇妙自然,结交知心朋友,丰富美丽人生。

在此,特别感谢Ivan和Stella的周密计划,Ray老的财务安排,Deb的游玩方案和Allen的特色活动。探险队每一个队员都对此次北极探险,做出了贡献。

写出此文,主要目的是把我们的经历记实下来,Share Information。给大家将来的自助旅行,做出参考。

并愿与各位旅游大侠结识,探讨,共同进行将来的自助旅行。

不妥之处,敬请指导,谢谢大家。

(全文完)

(来源:捷克家博客,作者:Cary 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