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味文化差异:写封感谢信真的会不同

6_1A442V33_0中国人讲究大恩不言谢,所以平日里说句感谢不那么顺畅,写封感谢信就更难了。写轻了,怕感情没到位;写重了,又怕露了做作的痕迹。然而西方人是很在乎这个的。在洋人的世界里,Thank you是再经常不过的语言,也可以说是口头禅。他们会说:It does make a difference。

和众多来加拿大的移民一样,我也是从头做起。我是2001年7月来加的,那一年正是网络泡沫开始崩溃的一年,还有美国的911。落地刚开始,我是信心满满,在中国我拥有机械硕士学位,在大学也是搞计算机的,所以准备住在温莎,然后驾车去底特律读个计算机硕士。然而突如其来的911使一切都泡了汤,我只好重订计划。

书是要读的,我虽然在国内一直做CAD方面的工作,但计算机终属半路出家,没有通盘学过系统的计算机知识。在中国的时候,跟着导师混混,再自己找机会学学,我那点儿本事还足可以抵挡一阵子,可是到了加拿大,情形就大大不同其来。各国来的新移民中,可说是卧虎藏龙,一个专业的职位贴出来,不知道有多少高手竞争,我一无正经文凭,二无流利英语,三无本地经验,人家凭什么要我呢?

在咨询了多位朋友之后,我觉得读计算机的本科是不错的选择,西人没那么看重学位,本科就行, 硕士也是编程,薪水与学位无太大关系。再说西人喜欢读稍微轻松一点的专业,我没有语言优势,性格又比较内向,做技术方面的工作,应该更适合我。于是我申请加国的大学本科,最后选择去了McMaster University读Computer Science as Second Degree,因为这个学位只要学20门课程,两年就可以毕业拿到学士学位,满足我短平快的要求,毕竟我已经不再年轻,且荷包有点冷,打不起持久战。

加国是一个相对机会均等的国家,我经济能力有限,可以申请助学贷款OSAP,大学里还有助学金bursary,只要申请评估通过,就可以大大缓解我的生活压力。

Bursary的申请和一般的申请差不多,按照它的说明填表就可以了。批准后,学校会准时寄给我支票,唯一不同的是,bursary是富人的捐赠,所以要这个基金会批准,走学校代发的形式,当我拿到支票时,学校的办公室曾提醒我:写一封Thank you letter给这个基金会的捐款人,尽管不知道是谁的捐款。

与我一起读书的绝大部分的中国移民都申请了bursary并且得到了这笔钱,只是数量根据各人情况有多有少。我收到后,写了一份Thank you letter要学校的bursary办公室转交基金会。我的英文不好,文笔也欠佳,所以只简单地写道:“我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移民,感谢你的资助,尽管它不能解决我的所有问题,但它使我看到了希望,能够使我顺利地完成我的学业,在加拿大能实现我的梦想云云。”

我于2004年5月准时毕业。意外的是,我在5月份仍收到了一张来自学校bursary办公室的2000加元的支票。我很奇怪:人都毕业了,学校还给资助?我问了我的同学,他们都没有收到,于是我又去问办公室,我需要钱,可是却不想接受不明不白的钱。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我的那封Thank you letter 使基金会颇感意外,尤其是来自一个中国人之手,2000元对他们是一个小数目,他们愿意尽可能给我多一点的帮助,让我早日度过难关。

毕业多年,几经风风雨雨,在那个计算机破灭的时代,我仍找到了计算机专业的工作。如今我已移居硅谷,找工作不再是那么难的事了。但我每次换工作,如有Interviewer的Email,我总忘不了给他们写一个Thank you email。我猜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他们的思维方式:It does make a difference。

中国有句古话:知恩投报。有来自中国的新闻报道说,有资助过贫穷大学生的捐赠人从没有收到过被捐助人的只言片语以至于停止捐助。虽然捐赠人没有指望被捐赠人感恩戴德、知恩投报,但一句谢谢是可以使他颇感欣慰的。

看来在这个礼仪上,中外应该是一样的。入乡随俗,当你得到过人家的帮助时,别忘了写一封简短的Thank you email。

(来源:51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