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美带娃看急诊,这位妈妈说“是一种想死的体验”

星期五的夜晚,本来是应该很美好的。稿子已经写好,熊孩子们都睡了,第二天不上班也不上学,可以睡个懒觉。虽然已经化身为兔子和熊猫的杂交体,橙子还是排除万难,强撑着也要娱乐一下自己。毅力十分可嘉~

加冰可乐倒好,薯片和坚果摆好,然后打开了很久就想看的一部电影,我和榨汁机先生分别摊在沙发的两头,看一阵停下聊一阵。盖着一张毯子,脚丫子和心里都捂得暖洋洋的……星期五的夜晚,本来是应该很美好的。

电影正演到快要大结局的关键时刻,只听到走廊里一阵不详的脚步声,毛头小朋友出现在客厅入口,他皱着眉头说:妈妈,我肚子好难受!

噢!!!!NO !!!!!我美好的周末夜晚啊!!!在这一声哼哼中碎成渣渣!

亲生的娃,还能抱怨什么呢,赶紧转化成当妈模式吧!

试图各种排除故障啊,是想尿尿嘛?拉肚子吗?喝点水看看能不能好?揉揉肚子呢?热敷一下怎么样?所有的努力都毫无用处,眼看小朋友表情好像越来越痛苦,然后开始跳脚嚎叫!站都站不稳了。

妈蛋,不会是阑尾炎吧!

儿砸,妈是没办法了,只能去找医生了,你要去医院吗?

毛头忙不迭的点头!

要知道这孩子特敏感,很讨厌医生碰他,每次去体检都要费好大的劲儿生拉硬拽才能把他弄进诊所。平时他偶尔拉个肚子,或者消化不良什么的叽叽歪歪,我说带他去医院,他都立马变成健康宝宝。这次居然主动自愿说要去医院,可见真的疼的不轻。

但是我还是非常不想带他去医院……觉得某橙太后妈了嘛?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北美的医疗系统,尤其是急诊室,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

无论是美国还是加拿大,你都无法进行一次说走就走的看病。

想看一个一般的全科门诊医生,你都要提前预约,门诊医生都是朝九晚五周末休假不值班,就算你现在痛苦得想死了,那也要约到第二天,还得是工作日。如果像毛头这样,正巧赶上一个美好的周末夜晚,那意味看到预约的儿医至少需要等两天,不过看娃这样子,两分钟好像都等不了……

当然,人家医院不会见死不救,所以设置了急诊室,如果你觉得事态紧急,可以随时随地去看急诊医生。

橙子以前去过两次,每一次都等到天荒地老想杀人。第一次是因为毛头长疹子,深夜等了两个半小时,要到了一个病毒疹的结论。第二次是妹妹手臂的小胫骨扭到了,一碰哇哇哭,我还以为是脱臼,等了三个半小时,用了不到两秒钟拍了两下就好了。

这哪里是急诊室,叫做慢诊室还差不多!只要进去了,没两三个小时你是出不来的。当然,如果您看起来一副马上要翘掉的样子,急诊室还是很急的。但是只要是没有危及生命,那就老实等吧!

所以我是轻易不会去急诊室的,另外也是因为带娃这么多年,见过些世面,各种小娃常见病基本唬不住我,都能保持淡定。但是这次好像很严重的样子,还要继续淡定吗?

我正在纠结的时候,毛头这边已经大喊我要去医院我要去医院!再不去好像有虐待儿童之嫌。只好心一横带他出门,心里抱有一线希望,大半夜的,应该人很少吧。

车子刚启动,这小子就吐了一车加一身……于是我把他拉回家换衣服,其实心里默默希望他吐完就舒服了,就不用去急诊了。然并卵,这小子刚换完衣服,就又吐了一地……整个房间充斥着酸爽的味道。期间妹妹被吵醒,出来跑了一圈,又躺回床上,然后给我画了张完美的地图。

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看样子还是得去急诊啊,这不是阑尾炎也是胃炎吧,可是不停的吐可怎么办啊?榨汁机先生自告奋勇:我来开车吧,带着妹妹一起走,你给毛头拿个塑料袋接着。然后我就夹着一大卷卫生纸,在毛头耳朵上挂了个塑料袋(这形象也是很醉),一家子人浩浩荡荡的杀去了急诊室。

离家很近就有一家很大的儿童医院,进急诊室我傻眼了,人满为患啊,快要找不到座位了。现在可是深夜十二点半啊!都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啊?

刚进去的时候差不多就这么挤

榨汁机先生一看这阵势就赶紧推着妹妹出去了,然后给我发个微信说:满屋子病毒我和妹妹就不进去了。

合着我和儿子就该在病毒空气里泡着嘛!?

这个时候突然希望毛头病得重一点,这样我们才可能早点排上。然后这小子不负众望,在急诊室大厅又吐了一地……

但是,显然护士并没有被毛头的惨样打动,只是很熟练的递给我一个一次性的纸质小盒子,里面放着一张表格、一支铅笔,一杯电解质水还有一个针筒

盒子是这样的,待会我才发现它的妙用

让我每5分钟就给毛头喝10毫升的电解质水,如果吐了就记录下来,回头接诊医生要看。

刚灌进去一针管电解质水,毛头就又说要吐,我急中生智,拿着护士给的小纸盒往他下巴下面一塞,完美的接住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处理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瞟了一眼垃圾桶,差点没瞎,满垃圾桶都是盛着各色不可言说物体的小纸盒。

我随便一用,居然还给用对了,这玩意比塑料袋好使多了啊!

拉着毛头在找个地方坐下,设好闹钟给娃灌水加记录,还要眼疾手快的搞定他不定时的呕吐,弄得还挺忙。

毛头自打到了医院也不叫唤了,捂着肚子偶尔哼唧一下,看起来好像也没有痛得不能忍受。应该不至于是阑尾炎了吧。但是每次我动起不等了回家的念头,他就吐给我看……得,就在医院吐吧,总比在家里吐床上强一些。

期间还见缝插针的发了个朋友圈,想看看有没有懂行的或者有经验的。

然后懂行的没出现,把孩儿他姥姥炸出来了,朋友圈下面数落了我四五条儿,说都怪我不注意,给孩子穿少了,肚子凉着了吧!怎么就是不给孩子穿秋裤,长大了也要做病的,以下省略三百字……

妈蛋,一着急大意了,忘了给朋友圈分组,后果很严重~

夜越来越深,转眼已经到了后半夜,大概二十分钟左右才会叫进去一个人,很多孩子在我们到的时候就已经累得睡着了,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无论家长还是孩子,对急诊室等死人这件事好像都习以为常,一个个的都非常有耐心,死心塌地的等,居然没有一个人烦躁或者抱怨。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等待室里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了。

闹了半天,我们是最后一个~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终于叫了毛头的名字,我们被护士领进了一间小小的诊室,比浴室大点不多,转个身都有点困难。

然后我们在里面继续等,十几分钟后,护士来打招呼,又问好又逗孩子,特别礼貌热情。

要是他们的效率也有他们的态度那么好该多棒啊!

穿上医院的病号服,某小孩说料子不舒服,不爽中~

护士问了问病情,看了看我的辛辛苦苦填了两个多小时的表格,又按了一下毛头的肚子。笑着说,没什么关系,应该就是病毒引起的肠胃感冒(stomach flu),这几天流行这个,好多孩子来了都是这个流感。

突然想起了大厅里等候的孩子好像都吐过了……

我说不对呀,我家孩子也没发烧啊?

护士说,嗯,不同的孩子症状不同,有的孩子是不发烧的。

我当时真是……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孩子没得大病,本来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等了这么久等出这么个答案竟莫名的有一种亏了的感觉……为啥你们早不说啊早不说,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说,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浪费大家时间?!

护士说,我去请医生过来,让他看看有没有必要给孩子开止吐的药。之后就消失了,再也没人理我们。不是说有那么一个神奇的四字魔咒嘛。只要有人对你说出这四个字,你就能中邪般地买票去最坑爹的景点、玩命爬上最艰险的山峰、吃下最难吃的餐馆饭菜。当然也能深夜在在北美的坑爹急诊室里蹲个4个小时以上。

这四个字就是:来都来了!

放不下的沉没成本啊!人性的致命弱点啊!来都来了,怎么也得见医生一面啊,要不然不甘心啊!

我们继续等

……

有一种被世界遗忘的感觉。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大人孩子全都撑不住了。

毛头非常方便,直接在诊断床上睡着了,这会儿他肚子倒是不疼了。

妹妹早已经在推车上睡着多时了,期间还翻了两次身,继续睡

榨汁机先生靠在椅子上打起了呼噜~

因为前一天起早写稿,某橙已经是将近24小时没合眼,困得我已经不困了,只觉得脑子里一阵一阵的发紧,一闭眼睛天旋地转。

堪堪捱到四点多,医生还没有来的迹象。

我出了诊室一看,发现这里一共十几个小诊室,几乎每个诊室里都有人,也全都在等。走廊里隐隐有医生和家长的交谈声,不知道我们前面还排着多少家。

闹了半天,进诊室不代表就能看到医生大驾,我们只是换了个地方在等而已。

从大厅换到单间儿继续排队

北美医生的医术有多好暂且不提,对患者的态度都是极好的,他们问诊都很细致,语气都很亲切,而且特别会倾听,有问必答,还会用最简单的话解释病情,偶尔还能讲个段子,拉拉家常,让你放松。

发达国家的人文关怀啊!您还真别羡慕!

想一下一个北美医生问诊的标准流程吧:

进门和患者打招呼,互相报名字,逗逗孩子,热络一下——2分钟

询问患者病情——3-5分钟

他们会洗个手,戴上手套,然后做个初步检查,听听心跳肺音,看看嗓子之类的——至少3分钟

下诊断,和患者解释病情以及治疗方法,回答疑问——至少5分钟

然后要敲电脑写诊断书,写处方开药——至少2分钟

最后还要互相祝愿,挥手道别呢。那叫一个彬彬有礼

就算这医生不拖拉,患者不纠缠,至少是15分钟的活儿,一不小心就聊个20分钟那也很常见,医生再喝个水上个厕所什么的,这一宿也看不了几个病人。想起国内那种简单粗暴的门诊医生,呼来喝去,极端不耐烦,一两分钟看完,迫不及待喊下一个,突然好怀念有木有!至少省时间啊!态度好能当饭吃嘛?只要你赶紧看完让我回家睡觉,现在过来骂我一顿都成!

上次妹妹胳膊受伤,候诊室大厅里几乎没有人,我们还等了三个多小时,这次来的时候满屋子的人要等多久啊!等到天亮都是有可能的!眼看毛头和妹妹睡得香喷喷,大人却基本熬了一宿,想象第二天要以己方疲惫之师抗击对方以逸待劳的精锐,顿时吓得我打了个冷战!

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赶紧收拾收拾回家。经济学告诉我们,沉没成本如果不舍弃就是傻蛋。不就是个肠胃感冒嘛,要折腾也回家折腾。

出了诊室,和护士打招呼,说我们不看病了,走人了。护士有点惊讶的说,哦?真的吗,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我现在马上就找医生给你们看!当时心里真的是有一百万匹羊驼跑过!特想拿起台子上的病例夹照着她那张礼貌微笑的脸砸过去!

我用尽全部修养,咬着牙说,不用了。鬼知道你嘴里的“马上”是需要多少时间~

护士继续微笑着说,哦!这样啊!如果回家之后还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随时过来哦~~~~有时候真希望她们的态度可以不那么好,我就有理由正大光明的开撕了。

等我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凌晨五点了,毛头下了车又吐了一场。这回总算知道要吐车外面,并且学会了弯腰吐……本来应该觉得心疼的,不过这一宿他吐得太多,搞得我已经麻木了。等他吐完我淡定的给他擦嘴漱口换衣服,然后拎去睡觉。

这长长的一天才终于结束……

事实证明,毛头小朋友就是肠胃感冒而已,回家就睡过去了再也没吐,肚子一直有些不舒服,到了周日下午也全都好了,又是满血复活的一只猴崽子!

在急诊室蹲了一宿的结果就是,娃们的作息混乱得一塌糊涂,白天犯困一直要睡,夜里精神睡不着了。还得倒个时差。

我和老公困惨了,只能搞轮班制,一个人陪熊孩子们,一个人去睡觉,三个小时之后交换位置,轮了两天才基本歇过气儿来~

一个美好的周末就这么被毁了,温哥华好不容易有个晴天,本来想带孩子们爬爬山,吃吃馆子,逛逛街,结果只能是困在家里陪毛头静养。憋得直发霉。

更悲催的是,妹妹的感冒刚好没几天,又开始咳嗽了,榨汁机先生也开始发低烧,急诊室的病毒到底也没躲过去。

真是,好精彩的一个周末啊!

感谢大家看橙子吐槽到这里。

讲讲自己不开心的事,让大家开心一下,也算没浪费这段经历。

如果此刻的你,正在因为熊孩子不睡觉/不吃饭/不听话折磨~

那就好好看看这篇,顺便感恩一下吧!

对比起健康来,其他的都是小事啊!

(来源: 说说咱家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