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创业失败的教训

20150831094229442944“Become the next Mark Zuckerberg”这是很多在美留学生的的理想。毕业后能在美国留下来,创立一家互联网公司,拿到很多投资,实现自己的梦想和财富自由,这是多少人无数次憧憬过的。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而布鲁克林桥下哈德逊河的河水,冰冷刺骨……

一个纽约创客,在互联网创业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带着一腔热情投身其中,但近五年的奋斗最终以失败告终。这不是一个鸡汤故事,是一个创业失败者血琳琳的现实和反思。

一个创业项目从开始到结束

“2008年,我从卡耐基梅隆大学毕业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那虽然是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但是相对来说没什么挑战性,那时候我有很多空闲的时间,经常跟我的发小儿和一个大学室友在一起闲聊。我们当时对自己的工作都不是特别的热爱,于是就开始想创新的点子去做点什么事。

我们三个人的背景很像,都是在中国出生,成长在美国。对童年最多的记忆就是有太多的课后作业,尤其是数学。而这种传统的的模式太过陈旧,一方面对学生来说压力太大一方面又费钱费时。另一方面,老师在课堂上并不会教授太多知识,大部分的课后补习班都是在让孩子重复性的熟悉教材,对于老师更多一部分职责只有给学生出卷子考试打分。而这一切全部都可以通过网络来完成,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在线教育节省时间降低教育的成本我们一拍即合的决定做这件事,当时还在兼职,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创业。

我们都不是做程序出身,所以一开始我们花了5000美金雇佣了一个印度外包团队来给我们做网站。简单讲,我们设计好课程和logic from scrach,外包团队把这些内容付诸现实,尽管当时还是非常粗糙的版本,但那足以让我们作为样本开始拿着商业计划书找投资。我们极端的幸运,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得很快就拿到了50万美金天使投资。从那时候起,我们都辞掉工作开始全职这个项目。”

这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很有前景,似乎是个会一举成功的好项目。但是好景不长,Frank和他的团队很快就用完了天使投资,苦苦坚持了3年多,试图通过坚持拉投资期望能够再融个A轮250万-到500万,但最终只能拿到的只有10万美金。随着资金的流逝和注册用户的减少,2011年Frank选择离开了这个团队,后来the factory tree网站也关闭了。

一个创业公司就这么倒下了。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

Frank 花了两年时间反省和总结,他认为很多很多的因素共同导致了这个项目的最终失败,可总结的主要原因有以下5点:

1. 经验的缺失

整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战略决策的经验缺失。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太丰富的工作经验,毕业后工作几个月之后就开始创业,自身也缺乏管理经验,可以说很多东西都在靠猜,导致很多错误性的决策和执行。当时我们都还没有意识到一个初创公司到底意味着什么,一开始我们完全把它当做一个大学的作业项目;
二、资金如何使用的经验,当钱融进来的时候,其实并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样有效地利用,造成了资金使用的不合理和浪费;
三、经验的缺乏也体现在管理上,跟员工之间缺乏沟通,常导致误会,花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沟通员工上。

2. 我们并不充分了解市场

初创的想法源自于自己的经历体验,对这个项目的反馈也是从家人朋友那里获得;但事实上,人往往言行不合一,可能言语上很支持你;但其实中间的很多问题并没有提出来,真正开始行动的时候这些支持马上消失。

为什么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项目,是因为我们成长在一个非常在意学习成绩的环境中,我们的家人和朋友也是如此。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我们提供的线上补习课程的价格仅有传统补习班的1/4-1/6,家长省去了接送孩子上下课的时间,孩子们可以在家里舒适的环境下补习。另外,我们提供每个孩子自己针对性的补课方案,这跟传统的补习班老师对着所有人讲一样的东西有很大的区别,学生们针对性的学自己需要的东西,聪明的孩子可以学的快一点,落后的孩子可以多花点时间慢慢来。在我们做调查的群体中,家长们都非常喜欢这样的设计方案。而现实是,我们并没有得到很多注册用户,离我们期望的数字差得太远。为什么会这样?

在我们提供的问卷调查中,有一项问题是:在孩子上补习班的时间段中,您通常会做些什么? 通过这个问题的多种答案我们总结出家长掏钱让孩子上补习班除了想让孩子成绩好之外,其实是想找个babysitter,这样他们得以有空闲做自己的事情。而在线课程让孩子在家里面学习,家长还是得在旁边监督,这时候他们就不那么愿意掏钱了。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例子。

3. 资金的运用不合理

我们做科技初创公司的方法有误,我们还把它当做一个传统的初创公司项目在做,但事实上互联网初创公司的发展和运营的节奏远比传统公司要快得多,一个热门市场很可能在6个月内就冷却了!我们的资金原计划是坚持两年时间,但是在产品开发阶段钱用得很快,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也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

如果我可以重新来,我一定会雇佣比原先更大规模的团队,做更好的产品开发,做更多的市场调查。我们其中一个合伙人是专门负责拉投资的,在拿到天使轮之后,我本应该立即让他去找A轮融资,因为第一笔钱你需要把产品开发出来,越快越好,这些钱没有余力再用在市场的推广上。所以在产品基本成型的时候下轮的钱必须马上进来才能够顺利的做市场的推广。而这个过程需要飞速的进行,这比我们想象的要激进的多,不仅仅是全身心投入去做的问题。

对于互联网项目来说,6个月内应该就要马上分辨这个项目到底可不可行,如果这个项目6个月内都没有起色,后面即便是几年时间也很难将它起死回生。当时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本应该在半年之内尽早调整策略。

4. 没有察觉到市场的飞速变化

2008年的时候app并不是热潮,而2011年几乎人手一台智能手机。虽然我们在做市场调查的时候看到了家长开始给孩子们买手机用,以便能够远程控制他们,但并没有意识到这背后的更大意义。当互联网已经开始向移动互联网转变的时候,我们没有及时调整去迎合市场的变化。
另外,在教育领域,游戏化教育也悄悄地兴起,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专心想要做严肃认真的教育平台。一个好的点子如果能够看到它开花结果当然是好事,但当市场已经转变的时候,没有任何理由再去坚持它。而我们当时坚持走自己的路线,逐渐偏离了轨道。

5. 没有认真聆听他人的意见

我们主创三个人都毕业于不错的美国大学,两个卡耐基梅隆一个西北大学,初创期间我们非常自信,一方面认为自己是优秀的,一方面认为自己当时的创业点子非常好,再加上很快就拿到了投资,证明这个点子是被支持的,致使我们坚信自己的决策。这样的后果就是我们忽略了那些比我们更有经验更智慧的人的建议,这可能是年轻人气血方刚的通病吧。

如果我们没有做这个创业项目,可能不会变得那么傲气。而当时我们常常碍于面子不愿意向他人请教,寻求帮助。其实我们能得到的好的建议和帮助有很多,但因为自尊心的驱使拒绝了这些有价值的东西。

最终,经过公司成立后3年多的奋斗,Frank选择离开团队,他说那种感觉就像是离了婚,公司的失败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夭折。他一开始甚至不能直接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近5年的付出全部都化为了虚无。他选择离开纽约回国用了两年时间重新再来。更困难的是低下头向所有人承认自己输了,这需要更多的勇气。

Frank在谈到这些经历的时候,你还能看到他字里行间透漏出的不甘心和丝丝痛楚。在这些有价值的失败经验的背后是一个创业者经历风雨之后最终沉下心来忍着痛道出的心伤,每一条总结都是一道伤疤。

如果一切还能重新开始,还会选择创业吗?

“毫无疑问我还会去做这件事,除了那五点。但首先我一定去学个编程,这现在已经是科技创业的最基本技能了。其次,我一定珍惜自己的身体,工作强度小一点。我那时候每周随随便便就工作80-90个小时,一开始不觉得有什么因为总是很有激情的,无论是吃饭睡觉我都投入在这里。随着时间的推进,激情耗尽剩下的是没日没夜的艰苦和乏味的工作。创业是一项马拉松,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很关键,除非你只想建起一个公司然后马上卖掉它再去干别的。对我个人而言,我会提高我的够沟通技巧,第一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沟通方法,第二聆听往往比沟通还重要。其次我会及时地向他人寻求建议和帮助,把自己的姿态放下来。

在团队的建设方面,我意识到一个成功的创业公司不需要是一群天才一起共事,而是需要几个真正能合得来的人,如果技能能够互补,还是有成功的希望。”

现在

现在的Frank已经30出头了,在中国银行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专注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自己也投资了一家纽约的餐厅,但他再也不假装自己什么都懂,懂的放手让更多相关经验的人去做。创业失败的痛楚依然历历在目,承认自己的失败更需要勇气。但他始终觉得创业的经历毫无疑问是他现在乃至将来工作生活的一笔财富,那时候25岁的他还那么年轻,最大的损失无非也就是交了大笔的学费。现在的他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及时的总结经验。

“我认为总结很重要,否则你的损失和一切的艰辛都白白付出,还不是当时就过清闲的日子得了。”

未来的打算

“我现在在考GMAT,打算申请商学院。同时我也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它稳定长久也很有意思,我在不断地学习这个领域。而我也一直想在创业趁自己还没有稳定下来结婚生孩子的时候,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想法和团队,我愿意再试一把。”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作者:刘芮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