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移民放开了,可是你还要来吗?

qwte经济,经济还是经济,如果大选中有一个题目“百辨不衰”,这就是经济问题。

当然了,各政党的领袖对经济做出的承诺是一个接一个,但是,在加拿大,现实是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富的更富,穷的更穷,不同的群体受益于经济增长的程度不同,社会不平等越来越严重。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 Tamara Alteresco 采访了一些人士,探索了贫富差距拉大的原因。

市场的变化和政府的政策

加拿大是世界上10个最繁荣的工业化国家之一。然而,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加拿大也是最近20年来,收入差距增幅最大的国家之一,增幅仅次于美国。

报道说,加拿大收入顶层的1% “俱乐部”,人均年收入为 38万1300加元,而全国的人均收入为 3万8700加元,而且这个数字多年来停滞不前,就是说,1%高薪群体的收入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0倍。

经济学家皮埃尔·福廷(Pierre Fortin)表示,实际上最近这30、40年来,加拿大的收入不平等在大幅拉大。

他解释说,全球性的技术变革更有利于富有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全球化趋势不利于处于收入低层的群体。

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加拿大政府采取了各种措施来遏制收入不均,但现在政府已经不再为此努力。

福廷说,要遏制社会的不平等,政府能否提高对富有阶层的征税,提高多少,是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因素。

社会安全网越来越弱

加拿大广播公司的报道说,历史上曾经有一段时间,加拿大是世界上财富平均分配的冠军。

1940年以后,麦肯齐·金的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雄心勃勃的社会福利系统,全民医疗保险、老年退休金计划、就业保险福利代表着加拿大的社会安全网络。

就业保险是一个由国家、雇主和雇员共同承担的“基金”,一度成为有 数十亿盈余的“国宝”。

然而,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导致了一系列重大变化,加拿大进入了对付财政赤字、大幅削减政府开支的时代。

所有的联邦项目都受到了冲击,尤其是就业保险福利遭受的打击最大。

1990年,马尔罗尼的保守党政府退出了这一“基金”,1995年,让·克雷蒂安的自由党政府甚至从中取钱来平衡政府的财政预算,领取失业保险的标准也是一紧再紧。

皮埃尔·塞勒(Pierre Céré)是蒙特利尔市失业委员会(Comité chômage de Montréal)的负责人。

他说,25年前,就业保险福利可以覆盖保护加拿大80% – 85%的失业者,马尔罗尼的保守党政府给这个系统带来了第一个打击。

之后是克雷蒂安的自由党政府,从1996年起,就业保险的“覆盖率”就一直下降,降到不足50%,而且从此一蹶不振,今年更是到了历史最低点,只覆盖38%的失业者。

就是说,丢了工作的人,10个人中有6个人拿不到失业保险。

就业越来越不稳定

加拿大广播公司的报道说,就业趋势的转变也是导致贫富悬殊拉大的因素之一,在20、30年前,人们还能找得到全职、高福利的稳定工作,今天,这样的职位是少之又少,就业市场已经变得越来越“苛刻”。

从1995年到2013年,在经合组织的34个成员国中,包括加拿大在内,半数以上的新增职位是兼职、定期合同或属于自雇。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最新数据,加拿大雇员中有7%,即超过100万人,每小时的平均工资只有10加元。

蒙特利尔妇女凯瑟琳是一位有4个孩子的母亲,她原来在教育领域工作,但一年前丢掉了工作,之后就再也找不到符合专业的职位。

她说,现在工作职位越来越少,要求的文凭越来越高,雇主往往要求你必须会双语甚至三种语言,要求你有工作经验,但给的工资却很低。

她接着说,我原来年薪7万加元,现在连低工资工作也找不到,别无选择,只能把目标转向最低工资标准的领域。

凯瑟琳,是成千上万加拿大人中的一个。

(来源:RCI 作者:赵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