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同抢钱的加拿大物价及其他:CBC资深记者谈美国

150717_ut1le_flag2-0719_sn635在担任加拿大广播公司驻华盛顿记者12年后,内尔.麦克唐纳(Neil MacDonald)即将返回加拿大。他本周在CBC网站上撰文说,美国在许多方面值得加拿大学习。但是在谈政府问责、新闻自由这些问题之前,他首先提到的是加美之间的物价差别。他承认,想到以后买什么都要贵一截让他很不爽。尤其是有的东西贵得没有道理。

几个星期前,他母亲想在苹果公司的电子书网页上找几本轻松的读物。他推荐了《冰与火之歌》:五部小说,19.99$,挺划算吧?

但是他母亲说,不对呀,是45.99$。母子俩各自把手里的iPad举起来给对方看。没错,麦克唐纳说,他忘了他们是坐在母亲在渥太华的家里。老太太上的是加拿大苹果网站,而他的iPad 连接的是美国的苹果网站。24块钱的区别由此而来。

麦克唐纳认为这就属于贵得没道理,“纯属抢钱”。因为电子书不会因货运或海关增加成本。苹果公司敢这么要价,完全是因为对于商家来说,加拿大就是一块“生活着一群绵羊的受保护飞地。…… 17年后,我要回来加入羊群了。” 麦克唐纳在驻美国之前还担任过5年驻中东记者。

neil-macdonald-gallery-thumb-638xauto-242933-278x174
资深驻外记者内尔.麦克唐纳/CBC

但是回到加拿大以后要适应的不仅仅是物价。麦克唐纳说,美国还有些地方将让他怀念。

政府问责(Accountability)

麦克唐纳说,这个词现在到处都很时髦。但是在美国,政府问责不光是挂在嘴上的。

信息自由是定义明确的公众权利。总统和国会领袖定期举行新闻发布会,不会对记者的问题装聋作哑。政界人士必须公布自己的个人财产状况。你给一个政府部门打电话,很可能就会有一个官员打回来,提供“真正的信息”。

麦克唐纳的朋友、政治学家吉姆.瑟伯觉得这很平常。“美国公众不会接受别的方式。”

但是麦克唐纳认为加拿大公众就会,而且已经接受了。证据是,加拿大政府的“默认设置”是保密。官员用电邮发布信息,回答问题通常是“我们正在解决,你不需要知道更多。”

美国更民主

美国政治确实受到金钱的影响。但是麦克唐纳也看到普通美国选民的力量。他举例说,大部分加拿大人和美国人一样,并不认为拥有大麻是一项有必要提出起诉的罪行。但是区别在于,美国选民的努力使娱乐性吸食大麻在四个州合法化,在其他一些州,警方处理拥有大麻和处理违反交通规则的方式是同样的。
而在加拿大,连药用大麻的使用方式都需要最高法院下达判决才能迫使政府让步。

另一个例子是医疗服务。在美国,如果你想做一个非必须的手术,你只需要等几天,而不是等几年。而奥巴马医疗改革让加拿大人不能再拿我们的全民医疗保险夸口了。

行义事(Doing the right thing)

麦克唐纳说,他不知道如何用别的词来形容,但是“Doing the right thing”在美国是个深入人心的强大动机。

美国人工作更勤奋,捐钱更多—比加拿大人多得多。他们对公益服务怀有一种感人的敬重。麦克唐纳在美国的邻居经常自发地去机场迎接老兵。

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有时候也会为解救无辜、非关自家利益的事出人出钱,例如在科索沃和索马里。

他不会留恋的美国特色

麦克唐纳说,讲到这里肯定有人会说,美国侵略别国你怎么不提?美国这么好,你还回来干什么?

美国也有让他反感的地方。例如,美国例外论使美国介入别国事务,甚至侵入别国领土。贪婪的美国银行八年前把全世界经济拉下水,现在美国经济倒复苏得比别人都快,这不公平。美国人对枪支的容忍几乎不可理喻。美国经济似乎总是需要一支低收入劳工大军,而他们当中似乎没有一个是白人。另外,他始终无法习惯美国政治言论中的基督教说教。

但这是一个生机勃勃、令人兴奋的国家。它有纽约这样的地方,有珍惜言论自由的人民。美国的精华—新闻界,大学,冒险精神,对法制的热情,对等级观念的满不在乎,经济活动的无比透明—可能在几代人的时间里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再现。

在历数美国的好与不好之后,麦克唐纳说,再见了美国,我要回家去了。

(来源: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