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爱恨交加的中国式旅游

20130603102120848PP岛上来自中国的游客很多,以我的观察至少应该占到三成以上。于是岛上的各个店家,总有几个会说几句中文的服务生。

从通塞码头走回酒店,一路上都有人操着中文问:先生要做马杀鸡吗?先生要用餐吗?等等。这里的餐馆,有不少都备有中文菜单。而这里的服务生,貌似已经习惯了中国游客那熙熙攘攘、成群结队的旅游“风格”。

自从我和老刘摸索出那条翻山越岭到海边的小路后,我每天都依法炮制一遍,我自称为“铁人两项”,就是先爬山,再潜海。我去的那个小海湾,似乎不是岛上最美的,当然也就不是那些“一日游”客人的必游之地,所以游客非常少。偶然有一两对西方情侣像我一样,沿小路翻山而来,但大部分还是坐着小艇过来的。坐小艇来的游客也基本不靠岸,只是把船停在距离岸边大约两百米的地方进行浮潜,因为那儿的海底景色已经很美了。所以海滩上基本没什么游客,加上我去得很早,海滩上经常就我一个人躺在租来的躺椅上。

送走老刘后的第二天,我早早就来到了海滩,出租躺椅的小店儿主人看见我就乐了,说:“嗨!这么早!你是来我这里上班的吗?”我顺口说:“对呀!告诉我打卡机在哪里?”但人家好像根本不明白神马是打卡机,愣了半天。我忽然觉得不知道神马是打卡机的人,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就在我完成一次比较长时间的浮潜,把头探出水面时,忽然发现岸边嘈杂起来,原来来了一条比较大的游艇,从上面下来20多个穿得姹紫嫣红的游客,原本寂静得只有海浪声的海滩,立刻喧闹起来。不用说,这是咱中国老乡来了。

穿着漂亮比基尼的女孩既不晒太阳,也不游泳,而是摆出各种曼妙的姿势让男朋友给照相;而那些大妈级的游客,穿的虽然不是比基尼,却比比基尼更艳丽,她们披着极其漂亮的纱巾或披肩,也是N多造型地从水下拍到水上,其中一个大妈拉着我租的躺椅就跑,当然不是为了坐,而是要拉到她认为合适的地方做道具用……我忽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劝我开影楼了,并哼哼教诲我影楼是如何如何赚钱,到此,我信了!能花成千上万的银子,跑到异国他乡拍几张照片就走的游客,只有咱中国老乡了。

也难怪很多境外旅游目的地的人,对中国游客是爱恨交加,恨的是中国客人一来,多安静的地方也成闹市区,那些信守几十年、上百年的规矩,全得变;爱的是,你只要了解了中国客人的特点,他们的钱真是太好赚了。举例说,他们绝不会跟很多大鼻子似的,一瓶啤酒在你这儿泡半天,最少也得四菜一汤地干活,而且吃完就走,绝不过多打搅;说服中国游客购买商品,只要说服团队中一两个人就可以了,只要一两人说好,其他人不管这东西有用没用,都会跟着买——这是一个店主人对中国游客的总结,真是高!祝他能发大财。

海滨小店儿的主人看见我的躺椅被大妈拉走,怕我不高兴,走过来小声安慰我说:“别担心,他们是中国人,是一个团队,他们不游泳也不潜水,一会儿就会走,不会超过1个小时。”我看着他认真的样儿,心里头乐,因为他不知道我也是中国人,估计是听了我这二把刀的英文,想当然地又把我当成日本人了。当然更大的原因是,他不会想到中国人里也有我这么二的,跟穷光蛋似的不舍得花船钱,每天翻山越岭地来潜海的。直到最后一天,我跟他告别时,给了他一根中国烟,告诉他这是我从中国带来的,这时他才明白,原来我和那船大妈、美女们是一伙儿的。

不过这小伙儿对中国游客的了解,还是很让我佩服的——那天,后来不知是谁招呼了一声,这二十几个花枝招展的中国客人忽一下就不见了,犹如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看着那条船向远方驶去的时候,我看看表,他们只逗留了20分钟。

(来源: 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