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加拿大监狱生活

ea61b9014a90f603e6d4a4623d12b31bb151ed96因为之前拥有美国绿卡,所以直接免签入境加拿大,和女朋友住在一起,因为吵架,女朋友报警,女人一生气就跟那边的警察乱说话,说我打她了,什么什么虐待之类的。刚开始警察来的时候,我以为只是来调解一下,后来把我带到警局,特马的才知道这在加拿大竟然是是重罪!!

police一进门,把我扑倒,然后把我拷住,给我讲了几点:

第一,从现在开始不准在和女朋友说话。
第二,问我凶器在哪。还有一些其他问题,我都一一回答。后来被律师骂了一顿,说警察抓你的时候,你一定要保持沉默,因为你讲的一切最后都会成为法庭上指证我的证词!不过还好,我也没回答什么有用的内容!
不过女朋友说的东西对我很不利!

随后,我被送到警察局,把我浑身检查了个遍,全身脱光,连肛门都检查!然后就是按指纹,每个指纹,掌纹,手脖子纹。全部摁一边,然后拍照,左右侧面,正面,全身。

有人看,我就继续更新啦。。 我也算是前车之鉴,大家千万不要学我

之后一系列各种登记我个人身份的问答,还有健康,心理,精神的问询。以后把我关进一个小黑屋,里面很冷,我只穿了一件单衣。我问警察有没有衣服,警察说没有!于是我把里面的纸巾全部抽出来缠在身上。过了一会,警察进来告诉我,我有权利现在打电话找律师,或者申请免费的法律帮助!

我说先申请免费的法律援助吧。

免费的法律援助就是打电话和律师短短的几句话,让我不要在警察局里回答警察任何问题,保持沉默到上法庭。并且律师告诉我,在我和他通电话之前,和警察讲的所有证词最后都可以推翻。但只要和律师通过电话或者有过对话后,和警察所说的话都不能挽回!

随后,一个警官进来,自我介绍了一下,让我叙述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说我在等我律师,警官对我树了大拇指,就走了!下半夜,四点多,又进来个金发碧眼的女警官。身材很好,黑丝高跟,感觉进来是施美人计的。我依然保持沉默!

随后,我说 可以给我件衣服吗?女警官说,如果你不和我说任何事情,我什么都帮不了你!我说我的人权如何保障?女警管说,那你回美国讲人权吧!哦,对了,可能你要坐完牢才能回美国!

早上七点,小黑屋门开了,问我吃什么?我问有什么?他们说热面包。我问还有呢?冷面包。我问有什么不同!回答,冷面包是昨天剩的。
我说我什么都不想吃?

然后,一个警察把我带出去,浑身又检查一次!然后把我带出去,戴上手铐。送进囚车,告诉我,今天要去上法庭,来决定我能否被保释!

当时和我一起坐车的,是个印度老头!我问他干什么了,他说打架。之后就没话了。到了法庭,很多囚犯都在一个房间!那时候我还觉得我应该不算大罪,后来和里面人聊了几句才发现,我在里面算很大罪的了!里面有杀个猫,打个鸟,非法钓鱼的被抓进去。也有打架的。但打女人在加拿大绝对是重罪中的重罪,我律师告诉我,如果贩毒是重罪中让人害怕的罪名,那打女人就是重罪中让人憎恨的罪名。

后来,一个警察把我从房间里叫出来。说有律师见我!我心想我没请律师啊!

律师告诉我,他是我女朋友请来的,我女朋友现在很后悔,没想到这么严重!但已经发生了,只好想办法去解决了!
然后他把打女人这件事从头说到尾,我才知道原来这不是小事,我最起码要在里面蹲几个月,律师费也要花上万加币!但他认为我最后无罪释放的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九!
最后他告诉我,今天肯定不能被保释,因为我的身份是美国的身份,没有担保人,放我走,我有可能会经过陆路回美国,因为陆路从加拿大去美国,加拿大这边没有边检检查!所以要回监狱!而我女朋友托他转告我,她一定帮我找到担保人。

然后,律师交代完我,就回去了,我也回牢房等待上庭!和那个印度人聊天,印度人问我什么问题!我说我是打女朋友,印度人突然捂住我的嘴,说,在这里千万别告诉别人你打女人和小孩,不然会被其他人打死!这时候,警察见我去上庭!进去就走了个过场,法官说我是美国居民身份,不能获得bail program, 我远远看到女朋友坐在下面,一脸难过。随后,我被和其他没有给保释的人送去监狱。。

第一天晚上进去,已经过了娱乐时间。监狱的构造是这样的。上下两层楼,一个舱16个房间,每个房间2个人。牢房正面是个比篮球场大一点的娱乐厅。整个就像个养老院,和越狱里的牢房完全不一样!环境好很多。甚至比国内的招待所要好!
每天时间安排是,早上7点吃早餐,早餐在房间里吃,吃完7点半开房间门,到外面大厅自由活动,11点回房间,吃饭,下午两点再出来,4点回房间吃晚饭,五点再出来,七点回去,然后11点关灯。但给留个小灯,可以看书!房间是两个床 上下铺,和火车卧铺一样宽,一张餐桌,一个书架。餐桌可以做书桌。

我被分在一楼2号房,里面是个白人,24岁,但看起来像三十岁!我刚进去很客气,帮我铺床,然后给我苹果吃,和我聊的挺开心,还让我教他讲广东话!
我说咱们是朋友,他也表示认同!可是一件事就让他对我印象变了!加拿大人的脑子很直,你一件事让他喜欢,你就是他朋友,你一件事让他讨厌,就变仇人了,我聊了一会,觉得挺心烦,长这么大第一次进监狱,我哭了,真的哭了,眼泪就出来了。
他很惊讶,说,hey what are you doing? you are ****ing man. come on .be a man ok? 然后,和我聊天,就开始有点看不起我,渐渐的有点要欺负我的意思了!

我的第一次在监狱战斗的导火索是我尿尿完了不冲水,他指着我鼻子说,我不管你来自美国还是哪里,你在这里必须要遵守这里的规矩!说的时候,手指甲戳我眼睛了。我站起来把水冲了,我说对不起,结果他不依不饶,说,我们打一架吧!我说我不想打架。然后他说,那你给我五百块钱,我放过你!不然明天我会让旁边的四个黑人打你,或者我自己打你。我心想500也不多,图个安心吧,答应外面汇给他不然明天我就上了床准备睡觉!

下半夜,我下床的时候 踩到他的床沿了!他嘟囔一句,你明天会被四个黑人打!

我当时就火了,转身冲到他床上,挎着坐在他身上,两条腿摁住他的手,举起拳头开始猛砸他的脸,当时已经疯了,大脑一片空白!总之,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他被抬走,我拳头上全是血,我被警察摁在地上。然后我被带到这个舱里的禁闭室。所谓的禁闭室,就是单独一个人一个房间,一张床,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和普通房间一样,第二天也可以和平时一样出来娱乐!这件事直到我出来,都没人调查,没人问我!

后来一个华人告诉我,在监狱,刚进来的时候,别人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所以会尊重你,但你一旦流露出你的脆弱,别人就欺负你。

第二天早上,我又被带到法庭,法官说我必须找到一个有加拿大居民身份的人担保我,才可以释放我!

我女朋友这时候还没找到担保人,但我已经开始崩溃了,从第一天到第二天,我除了喝水,一口饭都没吃!不是东西不好吃,而是没胃口。

第二天在法庭无聊了一天,晚上回去,我自己一个房间,很舒服,但什么都没有,没有书,没有报纸,没有电话电脑,你只能躺着,这种痛苦,不知道山上有没有能体会的!我觉得,如果我再不被保释出去,我就要自杀了!好不容易熬到半夜,困了,我却觉得这一天,熬了一个世纪!我在想,这一天就这么难熬,这要是坐牢要坐到什么时候。

第二天一早上,出仓了!那个被我打的小子以后再也没见过!再说说娱乐大厅的情况,大厅有五张桌子,一张是专门给黑人玩牌九的,有四个黑人天天占据这张桌子。一张是白人玩扑克的,有四个白人在玩,还有一张也是扑克,也是白人在玩!再有一张桌子上面有个地图,有骰子,有棋,是个越南人占据,有白人,黑人,一起玩,我开始不知道他们玩的是什么,后来才知道,类似于中国的强手棋,或者大富翁,骰子几个点就走几步。然后还有张桌子是给用来写信的,每天有个白人老头,和黑人老头在这张桌子上写信,我怀疑那个黑人老头在写小说,因为他从来不抬头,不停的写!

因为在我进去之前,听说这个舱里没有人打过架!黑人和白人,亚洲人也能玩到一起。每天早上起床,黑人和白人,还有越南人一起做早操。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个我印象最深的亚洲人。是个韩国人,长得很矮,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平时没事就现在黑人堆旁边看别人打牌,也没人理他!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个大忽悠!

他很喜欢练拳,但很明显,就是不会功夫的人学武侠剧里的把式去打,打拳的时候嘴里还自己配音,啪啪啪的!

后来终于有人注意到他了,一个黑人,浑身肌肉发达,身高一米九的,走过去问他练的是什么拳!他说是chinese kung fu.

然后那个黑人想学,这大忽悠就开始教他,教他站桩,马步!出拳!然后很快又有一个白人加入,再然后,又有几个人加入!跟他学了好几天,不过因为实在没什么好学的,没几天就没人学了!后来我问他犯什么事进去的。他说他killed some guys,我上下打量,觉得他不像个敢杀人的人!觉得他在吹牛!

很多人很好奇楼主有没有被XX是吧,其实加拿大那边还好,监狱浴室是隔间的,虽然没有门,也没发现捡肥皂的现象,当然楼主也没掉过肥皂。只是第二天洗澡时,有个老黑很奇怪的看着我,。。。。心里毛毛的。

752d36d3d539b600f20b0a91ed50352ac75cb736
秀一秀我的保释书

我的第二次打架,是个比我肌肉发达的黑人。 和黑人打架,可以说,完全是我不对。不懂里面规矩,其实我的战斗力并不强,身体素质也不怎样。但有时候遇到太多的麻烦,加上当前心态十分扭曲,压抑,和一种人生变的一团乱麻的压迫感,让我有时候无法理智,打架的时候,完全就没有自我,只是一种断片,空白状态下的发泄。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早上起来,所有人都在锻炼身体,而我则裹在浴巾里,在边上瑟瑟发抖,哈欠连篇。
后来我注意到角落里有人在提着两个布包在练肌肉。后来知道,这个布包里面装的都是每天早上,早餐发的牛奶和果汁。这里的早餐基本上就是一袋牛奶,一袋果汁,几片面包,火腿,土豆泥,水果沙拉,或者蔬菜沙拉之类的拼盘。条件还不错,按照国内的标准,这一顿,在外面洋快餐餐厅吃一顿要50人民币了。

我于是放下浴巾,走过去,等那个人练好了,我就提起来两个大布袋开始练。

练了几下,觉得没什么意思,就直接扔在地上了。这一下,在旁边等着排队练的黑人走过来指责我。说:这里装的是液体,我们用了整个舱的两天早餐的饮料做的,你不能扔在地上。

我点点头,懒得和他多说话,从他身边走过,但是狠狠撞了他一下。其实撞他并不是我故意的。
但他认为我侵犯他了。

这里的监狱,我说过,其实和电影里完全不一样,每个人都很友善,黑人和白人也能玩在一起。但我撞他那一下,他生气了,跟在我后面说:hey man,what are you ****ing doing?

我每说话,他继续跟着我,伸手抓住我的衣领。我转身反抓他的手,我们对峙了一下。

这时候,旁边一个黑人走过来,抓住我们两个人,说,冷静,冷静,这里不需要HOT,这里是加拿大,世界上最COLD的地方。这里不需要HOT。

意思是,这里是加拿大,世界上最冷的地方,不要搞那么火热。

那个抓我衣领的黑人就放下手,握住拳冲我比划了一下,在北美,这是一个示好的手势,通常一个人伸拳对着你,你也用拳头和他碰一碰,两个人就是在释放友好信号。但我当时并不想和他击拳,因为我当时真的还是没从抑郁中走出来。我转身就走。

这下惹恼了那个示好的黑人,他走过来拦住我说,你是想让纠纷升级吗?

那个劝架的也走过来,拦住我说,你不应该这样,你不能用无礼来平静一场怒火,反正就那意思,具体我也没太听懂,总之就噼里啪啦说了很多废话。
那个和我矛盾的黑人这时候看我不说话,就转身走了。不过这下埋下了一个种子。

再说说监狱的情况,这里每天有20分钟放风时间,就是一个空地,一个足球,可以在空地上踢踢足球。

第一次放风,现在零下的气温,出去之前,没人发了一件棉衣。但出去就后悔了,被冻的直哆嗦,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铁门关了,铁门旁边有个按钮,我以为按下去,我就能回去了。结果不是,那个按钮是你按了,就代表今天放风时间结束了,所有放风场的人都要回去。

所以我当时就按下去了,然后一群人望着我,诧异,错愕。铁门一开,狱警就让我们回去。我们从出来到回去不到三分钟。一群人在指责我,我也脸皮厚,没理他们,就回去了。

结果那个早上被我撞的黑人,一直骂骂咧咧,其实我知道他肯定没什么料,因为真狠的话,早就开打了。

整个中午,我都看到他再人堆里,一边看着我,一边说什么,手有时候还指一下,然后其他人听他一边说,一边看我。我知道他再说我坏话。

下午回舱之前,一个白人走过来,跟我说,以后在这里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那个黑人很不满意,或许会投诉你。

我心想,投诉。。。太文明的监狱纠纷DIY处理方式了吧?

下午,我律师来见我,告诉我,检控官把资料发过来了,我被控四项指控:1暴力,2持械暴力,3使用危险武器,4,死亡威胁。

所谓的暴力是,女朋友说我推了她三次,2和3的指控是指我拿剪刀比划,死亡威胁是指我说你赶紧去死。

律师说,很严重,但基本上无罪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只要你女朋友在法庭上帮你说话,你就没事,因为检控官唯一的证人就是你女朋友。另外对我有利的一点是,我女朋友在当初录第一口供的时候,说是她先动手打我的。

我心想,长这么大,在学校连个处分都没有,现在一下子四项指控。另外我问,在监狱,如果有人打我,我反击,对我影响大吗?

律师说,监狱里基本上只要你没把别人打的很严重,生命垂为那种,都没什么影响。你被别人欺负,监狱也不怎么管。所以你要保护自己。

回去的时候,正好开舱没多久,我看见一群人围着黑人在哈哈大笑,我听见那个黑人说什么中国人的眼睛小,中国人一天工作20个小时,只赚1加币,这里的一个中国人(指我)是因为和亲姐姐发生性行为而被关进来的,我有确定的证据。

这时候,所有人在笑。我火又一下窜起来,冲上去跳起来把他扑倒,然后撕扯起来,我的两只手被他的手抓紧,我没法用力。这时候,他突然用他的额头猛的顶我鼻子上了,我鼻子酸疼的眼泪直流。

然后我就一口咬住他的鼻子,很大力,反正失去理智了,我印象中好像他松开手惨叫推开我。我就砸他的脸。

然后我被后面的人给拉开,警察也进来了,把我摁倒,又把我送进禁闭室。

外面发生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晚上没人给我送饭,然后一个胖狱警进来通知我去医务室接受心理精神方面的鉴定。

我一直以为心里鉴定就是类似于问各种选择题,比如如果你走进一个屋子,看到一个玻璃凳子和一个木头凳子,你会坐哪个?选A进入第三十八题,选B进入第十七题。类似这种。

结果不是,心里鉴定就是,有个人不停的和你谈话,谈的内容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以至于在话题开场的前二十分钟,我都不知道和我谈话的这个人就是心理精神鉴定师,我以为鉴定师还没来,只是个小护士无聊,和我聊天等真正的大医生来呢。

结果问了半个小时,我开始觉得不对劲,我问,什么时候开始心理鉴定?对方说,现在正在鉴定。

然后我愣了,然后告诉我结束了。具体报告会在三天之内出具。然后我又回到小黑屋。

在这里让我感到最不可思议的是,我真的无法想象到,这里的烟是从哪里来的。首先,吸烟在这里是完全完全,完完全全不允许的。因为所有进来的人,哪怕是早上去上法庭,晚上回来的人,都要做全身检查。首先第一关是警察搜身,浑身摸一遍,看你身上有没有违禁品,危险品。然后过机检查,类似于机场安检的那种门。然后把嘴巴,脸的两侧,放在一个机器上左右晃,感应。然后坐在另一个机器上,那个机器来检查肛门。最后全身脱光,举起手,弯下腰,露出肛门,再分别抬起两只脚。再挑一挑。这一系列检查完了,别说烟,就连一根针你都带不进去。

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娱乐厅排风口处,用浴巾挂上去,偷偷跑上去,用打火机点烟,然后把烟塞进排风口的洞里吸的时候,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并且他们抽烟不是我们这种,一盒烟拿出一根就抽。而是把烟撕开,捏一小把,撒在圣经撕下来的纸上,用舌头舔一下,一捻。再抽。听说一根万宝路,可以分成十根这种小细长条烟。

而这里的烟,价格贵得惊人,我刚听到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相信。外面一包万宝路10几加刀。这里一根50刀。也就是一包烟卖1000刀,相当于人民币5800块。

当然,我在里面时间不长,所以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这烟到底怎么进来的。

这里每周可以让家人给你打钱进来,然后买里面的用品,食品。所谓用品,就是洗头水,沐浴露,因为这里的个人用品,就是你一进去,发一个纸杯,一个牙刷,牙刷的柄很短,很软。比牙刷头部分还短。被子里有个凡士林,用来擦脸的,没有任何味道。还有一个牙膏,一个刮胡子的润滑液,一块肥皂。

肥皂完全就是我们中国以前洗衣服的那种,没有沫,没有香味,一股汽车机油的臭味。我在里面,用它洗过一次头,冲水的时候,整个头发都干涩,难受。
每周,你用钱可以买68块钱的东西,包括电话卡,可以在娱乐时间随时打电话。但只能拨打加拿大境内的座机,境外的,手机,都不行。
然后里面的人家人给他们寄来的钱,大部分都用来****了。

铅笔也是这里的紧俏硬通货,一支铅笔,一搬会被他们分成三等分,然后在楼梯比较粗糙的地方打磨木头的部分,而石墨的部分,他们不会磨尖的,因为会浪费。三分之一支铅笔,可以换100刀,或者两根烟。我也不知道铅笔他们是怎么带进来的,但貌似这里的狱警只查凶器,查烟草,****什么的,铅笔他们则睁只眼闭只眼。而纸张则可以通过监狱的STORE来买。这个思路很无敌,你可以拥有纸张来写信,但你没有铅笔,铅笔是违法的,但他们看到不会给你没收。

另外这里唯一可以随便要的,免费的物品就是圣经,各种语言版本的都有。但其他书籍则每周三需要你去花钱来借阅。而且要特别申请,不一定能批。

所以你刚进去,没有任何钱财,硬通货比如铅笔,没有烟,没有书籍,你很难熬。没错,这里条件不错,吃的喝的都不错,但没有任何娱乐设施。即使是扑克牌,牌九这些,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根本就不知道游戏规则,他们可能也会欢迎你加入,但也只是为了赢你的钱。所以刚进去,我觉得绝望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没有任何娱乐,消遣,打发时间的东西。

我的第一个战利品就是和那个白人打了一架,缴获的三分之一根铅笔和两张空白的纸。

当时打完了之后,白人被抬走,我被关禁闭,然后出来放风的时候,警察让我回原来的房间拿自己的东西。我进去拿的时候,看到白人放在床头上的一支铅笔和两张纸,我顺手拿走了。

我的第二个战利品是和黑人打完架之后,第二次上法庭前,碰到了那个黑人,他脸上还带着伤,当时我只有一件从家里被逮捕时候穿的一件单衣,在囚车里很冷,那个黑人就坐在我旁边,算很有缘分了。然后一路上,他都没和我说话,我碰了碰他说,对不起。他耸耸肩说,IT’S OK。然后就化敌为友了。之后他看我很冷,在我们进入法庭的等待牢房,解开手!铐的时候,脱了一件外套给我说,KEEP IT GUYS。

我说了声谢谢。他说,在这里,永远不要说谢谢,无论对谁。

后来发午餐的时候,我没胃口吃,就把我那份也给他了,他也没说谢谢。

我在里面认识的唯一一个中国人,是个上海人,但六岁就来加拿大了,所以上海话说的不太流利,反而广东话说的比上海话好,不会说国语。和我聊天就半上海话半英文,夹杂一些广东话交流。

这小子三十岁出头,两个孩子,罪名是卖白粉。我告诉他,加拿大的法律太操蛋了,我的问题如果在中国,别说被逮捕了,就连居委会阿姨都不会来管的。他说,他卖的粉如果在中国,早就够枪毙一百次了。我问他卖了多少?他说他不是卖,他是运,上家是制造,下家才是卖,他是中间运送的那个环节,那天运送的一车总共四个人,最后被警察抓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把罪全背了,然后他两个孩子,老婆,父母,由他那些无罪释放的同伴负责照顾,另外三个同伴每月给他父母,子女,老婆一万刀。他可以安心在里面坐。

我问他到底运了多少。他让我猜,我说一磅?
他笑了,他说,我已经在这里坐了8个月了,今天上法庭宣判,律师说我现在有十几项指控在身上,但最多再坐4个月就能出去了。
我说,如果坐一年的话,估计也就一磅两磅吧。
他说,如果一磅两磅,需要四个人运?
我问,到底多少。
他说:40多公斤。。。
我当时就吓傻了,我说40多公斤,还是粉,哪怕在美国,你这辈子也就别想出来了。
他说,没办法,我的律师牛逼。

然后没多久,他被叫去开庭,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回来了,脸色轻松,我问他判多久,他说再坐两个月就能出来了。
然后他就开始问我的事儿,我说和女朋友吵架,我动手推她,拿剪刀。
他说,这事儿不算小事,不比我这个小,但主要看你女朋友的态度了。但你这种是可以保释的,不需要坐牢,我的罪是没法保释,而且我的底已经很厚了,04年就因为运粉,坐了两年。

后来被押送回去的时候,他还跟警察申请,让我调到他们那个舱,但被警察拒绝了。

其实被彻底孤立的感觉并不坏,娱乐时间,被我踢废了的老黑回来了,头都不抬,和别人一起玩牌九,没有搭理我。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我觉得加拿大监狱应该是很文明的,我当初进来的时候,是带着偏见,特别是看过美国监狱片里那些暴力内容,所以感觉有些恐惧,但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因为这里是看守所,全都是一些没被判决的人,里面大部分都是因为一些小事,酒驾啦,打鸟了,杀狗虐猫,诽谤,体罚孩子的人,所以这里保存着基本的人性。另外监狱片里那些性饥渴的内容,这里也没有体现,比如女护士进来送药,没人吹口哨,电视上放一些美女画面,也没人欢呼。总之和你看到的美国监狱片完全不一样。这里的黑人都很绅士,白人也比较友好,而我在这里反而变得另类和格格不入。

6c34912397dda1440c6d3199b6b7d0a20df4869c

f7e9304e251f95ca08b0db9dcd177f3e660952b3

50ad251f95cad1c87dfeb50c7b3e6709c83d51b3
这是之前拍的手上打架的伤~

第二天上法庭之前,律师见了我,律师告诉我他已经和检控官达成协议,今天可以释放我,而帮我保释的人是我女朋友的大学同学,是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帮我交了2500的保释金和1000块的什么订金之类的,总共3500加币

见完律师后,回到监房,里面坐着一群等待保释的人,我印象很深的是,里面有个瘦瘦小小的白人,91年的,他的牛逼在于,他可以随时把手!铐打开。我们在囚车的时候,我们都是手拉手戴手!铐并排坐。就是一个人的右手被和右边的人的左****在一起,依次这么排下去。而这个小孩居然随便摸一摸手!铐就能把****打开,然后把手插在裤袋里睡觉。等囚车到法庭的时候,他再给戴上,我觉得很惊讶,但旁边人都熟视无睹。后来我知道,他是个小偷,已经几进宫了。

我就和他聊天,他对中国很感兴趣,一直问我是不是中国的女人生了第二个小孩会把小孩给弄死。我说是。他问中国人是不是吃青蛙,我逗他,我说是,还吃蛇,蜥蜴,老鼠,甚至小孩。他觉得不可思议。我问他你想去中国吗。他说,想去。我问为什么?他说不知道,除了加拿大,他哪里都想去,他想离开这个狗屎的国家。我说加拿大也算狗屎?他说,加拿大是最mother ****er 狗屎的国家了。

后来他问我犯什么事儿进来了。我说和我爸打架。他说,那这不算什么事儿,小事一桩。不算犯罪。我说,还有我妈。他很惊讶的问我,什么?你还打了你妈?我说是的。

他又一次问,你确定你在和你爸打架的时候,有对你母亲做肢体的接触并伤害了她,甚至留下伤痕吗?
我说是的。他说,oh my god,maybe 2 years。in canada,you can hit everyone,but excluding the ****ing woman。

我笑了笑,不做声。然后我上了法庭。
首先是检察官宣读那天的经历,可以看出来,我女朋友确实还原了那天的全部真实情况,我还不算冤。

最后检察官说,他们决定同意今天释放我,但他们提出了很多保释条件:

首先,我不可以有任何联系我女朋友的方式和行为,保持和我女朋友上班和住宅地址500米以外。
第二,我必须住在保释我的人的家里,我在他家的任何让他家人不理解的行为,他家人都必须报警,比如发出怪声,有自杀自残的倾向,喝酒,使用禁药,持有木仓支和其他危险攻击性工具。
第三,我不能申请任何持证件。
第四,我不能拥有任何旅行证件,我必须要再24小时之内上交我的绿卡和护照,在下次上法庭之前,我不能申请其他旅行证件或挂失我已经上缴的证件。
然后下次上法庭的时间是下个月初。

到时候我会回来汇报我的情况。

最后算下来,这个律师已经收了我6000加币,律师是女朋友帮我请的。在我进监狱经历过第三次上法庭的时候,我终于被保释出来,我记得我上庭的前一晚上,我一个人在小黑屋里焦虑的走来走去,很多次想过要自杀,我觉得如果明天我还没被保释出来,我就完蛋了。想起美国还有信用卡没还,信用记录会被破坏,美国汽车的保险也没交,美国那边很多事情要办,还欠一个朋友几百块钱,在美国,欠朋友几百块钱是大事,我现在属于完全失踪,我很怕朋友会误解我。

番外篇,让大家不要重蹈我的覆辙。之前我在美国的两年,犯过最大的事儿就是开车超速,所以我不知道美国是怎样的。但在加拿大,我可以给大家几个建议:

1,千万不要打女人,辱骂,恐吓,殴打,全是重罪。当然这个重罪和其他重罪有个不同的在于,只要对方不是一心要搞死你,你就基本没什么大问题。
2,夫妻吵架,不要报警,因为报了警,剩下的事儿就是警察和被告的事儿了,被害人想撤诉没用,这是公诉,没有任何情面可讲。
3,无论任何刑事指控,警察来逮捕你的时候,保持沉默,什么都不要说,交给律师。
4,如果受害人是女性,那么男性是没有任何人权可以得到保障的,你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多冷也没人给你送衣服,多饿也没人给你送吃的。
5,如果和女人发生肢体上的冲突,切记要保存证据,证明自己没有伤人。因为所有刑事案,举证被告有罪的义务都在检控方,唯独家暴的案子,证明自己无罪的义务是被告。也就是有女人告你伤害他,你必须要举证自己没伤害她,而她不需要找证据来证明你伤害她了。这就是一个操蛋的法律。
像我这次,没有打女人,反而被女人抓的浑身是伤,在警察局,警察还给我全身的伤拍了照片,我无论怎么解释都没用,先进监狱呆着,等法官来解决。
6,如果和女人发生纠纷,特别是有肢体上的摩擦,你最好比女人更先一步报警。虽然不一定能把她送进去,但至少你不一定会成为被告。因为你告她,她也告你,比她单纯告你,你被动的情况要好很多。

目前跟女朋友已经回国了,在一家不错的证券公司做分析工作,我们还是在一起!

其实,和女朋友的经过,我认为我没错,我把经过说一说,大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首先,因为我女朋友家里出了点事情,情绪很不稳定,每天发脾气摔东西,我都忍了!那天晚上,我没给她准备晚餐,我又吃了她冰箱里的饭,她生气,发疯一样抓我的胳膊,把我胳膊抓的一道一道的血痕!我忍无可忍之下,推开她,她又冲上来撕扯我,我各种躲避她攻击,又推开她。然后,我躲到厨房,拿剪刀给她,让她把指甲剪了,不然我就报警。

这就是全部的真实情况,之后她就在警察来的时候胡说八道,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我出狱的前一天晚上,我用铅笔在桌子上写了一句话:加拿大,一个滥用女权主义的独才国家!

评论:

大叔从来没有过打女人的意愿和需要, 所以还真不知道加拿大这方面是这样, 女权到这个程度实在是有点矫情了, 这不是逼大家要么不打女人, 要么干净利索干掉拉倒么. 好吧开玩笑的, 至少记得, 如果身边的妹纸脾气火爆不靠谱, 一定要多安几个摄像头, 开片之前准备录像.

米国貌似经常爆出那些非裔女歌星被男朋友打的新闻, 仔细想想加拿大确实从来没出过这种事情… 当然也可能因为加拿大没有什么非裔的明星吧.

基于LZ继续跟女朋友在一起的自我牺牲精神, 我代表全世界男同胞向LZ鞠躬.

(来源:百度贴吧-加拿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