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已在经济衰退边缘,我们怎么办?

受国际原油价格大跌阴霾笼罩影响,今年以来的加拿大经济表现只可以用一片衰鸿去形容,每个月都是负成长。加拿大统计局已公布的数据显示,加拿大今年第一季经济负成长0.6%,4月又再负成长1%。而且,全国制造业和出口业都是处下降之势。从技术层面而言,一国经济如连续两季出现负增长,即表示这个国家经济已陷入衰退。

美国美林银行(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最早就预测,加拿大将在今年再度陷入经济衰退。加拿大央行早前看好加拿大经济,曾预测称紧随第一季度的零增长,第二季度将增长1.8%。第三季度2.8%,第四季度则会保持2.5%的增长率。但到7月15日发表下半年经济展望时态度大变,表示疲弱的经济会持续一段时间,预计全年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率为1.1%,比3个月前预测的1.9%大幅降低,并宣布将主要利率由0.75厘下调至0.5厘,以此作为手段去刺激经济回升。

这是自从今年1月利率由于油价骤降而突然下调,央行的再次下调利率行动。有经济专家预测,加拿大为了刺激经济,可能加入0利率行列!

哈珀首谈国家经济衰退,认为是受到全球大环境影响。

面对日渐不景气中的加拿大整体经济,出自今年10月份即将来的联邦大选及提振国民信心等因素考虑,联邦财政部长奥立佛7月7日曾坚定地表示,加拿大经济今年不会陷入衰退,而且还会成长。他认为,“现在出炉的数据不足以让我们判断经济状况,我们必须等待更多数据发布后才能下定论。”加拿大央行央长波洛兹也表示,坚信在未来的半年里,国内经济将会逐渐好转,主要来自对美国经济复苏的信心。而联邦总理哈珀7月11日首度谈到经济衰退议题时指出,这是全球大环境影响,政府已做出因应措施。他说:“让我来好好解释现在的状况,加拿大经济下滑主要是受全球经济的影响。放眼世界主要经济体,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出现希腊债务危机、中国股市大跌产生许多问题,经济成长也在放缓,加上美国第一季也是负成长,种种因素都对加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而这种影响又和油价及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有密切关联。”他并声称,联邦政府不会让加拿大陷入财政赤字的循环,也不会下调信用评级或向企业、家庭增税,因为这会影响投资。为了鼓励企业投资,政府将采取的措施包括制订谨慎的财政政策来降低税收。哈珀表示,他对国家下半年的经济情况充满信心。

信心归信心,但生活是很现实的。统计局报告显示,加拿大今年5月份新增5.9万个工作岗位,但失业率仍为6.8%,保持不变,这主要是因为有更多人在寻找工作。其中,安大略、不列颠哥伦比亚和新斯科舍省的就业率都有所上升,而纽芬兰和拉布拉多、马尼托巴和新布伦瑞克的就业率出现下降,其他省份的就业率基本保持不变。美国银行报告称:加拿大工厂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减少,目前只剩下不到5万4000家。加拿大工业部“制造业长期发展趋势报告”显示,一些制造业工作永久性流失到外国;一些对外汇兑换率敏感的企业关门破产;制造业公司更新换代设备的投资薄弱;出现复苏起色的制造业部门也基本上是增产不增人,整个加拿大制造业的就业人数仍然徘徊在170万人的水平。根据统计局公布,因出口连跌几个月,今年5月全国贸易赤字增加11.7%,从4月份的29.9亿元扩大33.4亿元,贸赤总数创新高达136亿元。另方面,受国际原油价格大跌打击,阿尔伯特等西部省份经济进入黑暗期之际,原先被人看好的安省魁北克省,也是没有能力去重夺加拿大经济龙头地位,建造业在中国竞争激烈的恶劣环境下﹐不少公司关门大吉,安省经济下降了1.5%,只有魁北克出现2.7%的上升。

伴随着减息而来的加元走软,也使肉类和水果蔬菜等食物以进口为主的加拿大国民生活水平和质量面临通胀率上升的侵蚀。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加拿大3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涨幅超出预期,核心通胀率升至六年多来最高水平。除了房价上升外,加拿大今年3月CPI年率上升1.2%,高于2月1%的升幅。剔除食品和能源后的核心CPI年率上升2.4%,创2008年12月以来最大升幅,这已是加拿大核心CPI升幅连续第八个月达到至少2%。有资料显示,市场上的牛肉价格几年中已上升了三成,快到让加拿大人买不起的地步。失业率高企,税费年年加,房价暴涨,收入不增物价涨,让国民普遍感到生活重担百上加斤之痛。

利亨金融集团总裁谭北鸿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已有的经济数据和表现分析,加拿大经济已陷入衰退是不争的事实。国际经济自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一直并未恢复过来,各大经济体中,除了中国经济有出色的表现外,都处于减少投资、消费收缩、生产不景、政府公共投入不足,进而只依赖以出口去拉动国内经济增长的格局,与之相配合的是各国政府流轮让本国货币贬值,开启一轮货币战争。在这个过程中,加拿大却整体表现得很被动,加元一路走高、国内消费意欲不高,想以出口带动经济成长又遇到高科技产品数量少、制造业竞争力不强,尽具优势的原油木材金属国际市场价格下跌等阻力,经济下滑将是迟早会发生的。只不过一直来有大量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资金流入,支撑住加拿大本地经济,才不致于出现欧美那样严重的经济衰退问题。

面对当前这一轮经济衰退,谭北鸿认为,在政府这个层面来说,能够利用的杠杆是利率控制和汇率调节,促进更多农产品、高科技产品、医疗产品出口,加强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鼓励加拿大在本土消费,从而推动经济尽早走出这一轮衰退。而对于个人和家庭而言,在经济不明朗环境下,要避免经济衰退的影响及带来的风险冲击,首要的是控制或最好减少自己的债务,尤其利用央行再次下调利率的机会,将过去的房贷或高息贷款转为低息借贷,或加快债务清偿速度,从而可以提高个人抗衡经济转变风险的能力。另外,在加元贬值情况下,将消费及旅游安排在国内,当然是一种明智选择,不仅节省开支,又可以支持本国经济的复苏;在节约及减税、增加子女教育投资方面,可以多做些工作,以尽量将有限的收入留在自己口袋里,以应未来不时之需。而个人每年的退休和保险金投资方向,谭北鸿认为目前应更多地考虑稳定性和安全性,更多地选择购买政府和企业债券、派息类基金,避免对高风险性项目的投资。

在央行再次下调利率甚至可能0利率情况下,是否应该投入楼市?谭北鸿对此并不持赞同态度。他表示,加拿大楼市实际上面临泡沫问题己久,国民负债率达到163,比2007年的美国房贷危机时的160还高,风险很大。央行一再下调利率,只能是拖延楼市泡沫爆破的时间而矣,不仅解决不了这一问题,甚至可能会更加扩大这个楼市泡沫。在当前加拿大经济已陷入衰退形势下,不确定因素增加,量入为出、减少债务,是应对经济风险所应考虑的。

(来源:北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