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老人的无奈:环境好,吃得好,就是心情不太好!

caowenjuan16以敬老为美德的中国自古有句话:“家有一老,人有一宝”。在加拿大的华裔长者特别是中国来的老年人生活过得好吗? 6月15日是世界虐老关注日,全加华人协进会(平权会)多伦多分会在当天公布的一项目初步调查结果显示,华人赡养长者家庭中关照的双方存在紧张关系,华裔长者的心理需求常被子女忽略,容易产生自认为有如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失落情绪。华人长者的心理需要更多关注。

这个由多伦多市政府社区安全投资专项基金拨款支持,并由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主持日开展的“研究华人长者赡养研究”,采用故事讲述及半结构化访谈的形式,对大多伦多地区12名65岁以上与子女同住老人以及12名至少与一位老人同住的成年子女展开调查,旨在通过了解双方的紧张关系,来研究造成老人在家中受虐和出现关照困扰的社会、经济及文化因素,寻找解决这个社会问题的对策。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报告,2004年警方共收到了3370起针对65岁以上老人施暴的报告。其中超过25%的事件是家人施暴。约克大学在读博士生、该研究的首席调查员之一的张晗表示,由于多伦多华人社区缺乏对家庭内老人受虐问题的普遍性和及时性的研究,该项目正好填补这一空缺。“通常的虐老研究都会将老人描绘成弱势的受虐者,而他们的成年子女则被假设为施虐者。

然而,我们采集的故事却让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了关照长者日常起居中的重重困难和微妙复杂。”张晗表示,西人长者退休后一般自立门户,有很强的生活独立性,而华裔耆老却具有很大的不同特点,就是希望能依附子女,能够过上儿孙同堂的家庭生活,加上“家丑不外传”的世俗观念,也就造成老人易在家中受虐不为外界所知。

有长者在调查中讲,“加拿大环境好,吃得好,但就是心情不好”。张晗表示,该调查中发现作为第一代移民的长者较独立,而子女移民后将来到加拿大生活的长者则较依赖子女。当他们来到新环境,脱离原来的生活圈后,流露出更深层次的心理需求。调查发现,部分长者来到加拿大后,感觉自己从“长辈”变成“外人”,他们内心渴望独立,但在加拿大需依靠子女,自尊心受挫。

同时由于环境及家庭变迁和变化,长者呈被动适应状态,常形容自己为“鸡肋”,感觉亏欠子女,而帮子女承担家务及照顾孩子等事务,但这又常引致双方关系紧张。张晗说,华人社区对老人虐待的认识较缺乏,实际上如情感忽略、身体虐待及情感虐待等都属于此范畴。世界卫生组织也将老人虐待定义为:“在任何理应相互信任的关系中,单次或重复的行为,或无所作为,导致老人受到伤害或痛苦。”

该调查的几项主要发现包括:

1.长者和成年子女将他们的关照关系形容为相互的。在相互照顾的关系当中,长者会帮助成年子女做基本家务,如清洁、烹饪、洗衣和照顾小孩等。同时,他们的成年子女愿意陪伴老人,如驾车送他们去看医生以及参加社区活动;

2. 华裔长者中的多样性需要引起更多的关注,尤其要关注他们的心理需求、传统文化以及地域价值观。社区在提供有益长者身心健康的活动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随着华人社区内部文化和背景日益多样化,服务未能有效适应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来自于中国内陆的变化,也无法满足长者心理需求和情感诉求;

3. 大部分成年子女认为自己有义务照顾年老的父母,但同时受到信息来源匮乏、缺乏自主性、或工作与照顾冲突等不利因素的影响。张晗表示,调查还发现华人长者不愿启齿向外界寻求帮助,而大部分成年子女也受信息来源匮乏、缺乏主动性或工作与照顾冲突等不利因素影响,因而社会服务机构、政策制定者等都更需要重视此问题并改进服务。

调查认为,老年人在异国他乡仍然在扮演着照顾家人的重要角色。其次,各有关方面的合作,包括政府、雇主和服务机构是减轻照顾老年人困难的重要一方。建议通过启动公共意识教育项目来帮助成年子女和长者理解社区服务的积极作用;建立一站式的服务信息平台,帮助长者和子女浏览社会上现有的信息和资源,并且将系统根据地区、语言和服务类型进行信息分类,从而理解大众的需求和想法,这样的干预方案和社区服务也会更加具有文化针对性。

耆晖会服务总监梅罗妙玲在报告会上表示,安省老年人占人口比例在2011年为11%,到目前达到23.6%之多,即平均四人中就有一位是长者。其中只有7%能入住养老院,而73%还要居住家中。长者经验丰富,在疏导家人情绪、料理生活甚至财政以及传承传统观念方面起重要作用,是家中的“宝”。

如今社会资源仍有不足,希望政府能有更大资助,进一步改善长者服务。颐康中心项目负责人冯国强也建议,除可依靠社会机构服务外,长者和子女本身也可努力。他说,许多长者是新移民,最好先对新环境进行评估,了解社区资源,参与社区活动。而子女在应对生活压力的同时,也需调整习惯,安排时间,可多陪老人饮茶、散步等。双方最好都给对方更多空间,理解彼此需求。

在这个为期两年的厂研究项目,第一年对老年关照中的紧张关系所开展的初步的研究,为确定虐待老人现象和老人关照这个复杂的问题提供基本的框架;第二年将进行深度调查,从服务机构的层面去理解这些压力和挑战,旨在为联邦、省和市级的相关政策调整献计献策。华人服务机构耆晖会、安省防止老人虐待中心、安省华人老年协会、多伦多老人论坛、颐康中心等也参与其中。

(来源:北美时报 – 作者:马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