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职场的“潜规则”

141205_dg2cq_rci-workplace_sn635有人说:回中国工作忍受不了东方潜规则,还是在加拿大工作简单,不需要潜规则,一切只要按纸上的规章制度办就行了。事实真是这样吗?

依我看,哪个社会都有潜规则,西方社会当然有潜规则,只不过中国人在这里,工作上大多只顾给人埋头干活,生活中也很少能与西方人成为真正的朋友,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公司里多为局外人,大多数人对西方社会潜规则茫然无知。

西方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又不是机器人,在西方,要成功人脉也很重要,不是一切都冷酷无情地按纸上规定办就行的。如果你想要在西方做一个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想要脱离只给人打工的地位,获得更大的成功,知道和利用潜规则就变成必须的了。

比如,如果工作上想要升职做管理,懂得潜规则,会与人打交道,就变得至关重要,否则你工作再勤奋,技术再大拿,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似乎不如自己的人一个个升上去,而你只能在下面默默干活。真当上了主管,更需要会理顺人脉,否则也会跌得很惨。

讲一个真实故事,我认识一位女士,在中国读完大学后来加拿大留学,毕业后到加拿大公司工作,很典型的中国知识移民,但她的语言能力很强,说一口流利标准的美式英语,刚认识时,我还以为她是CBC。她原来是一个实验室的研究员,但内心不甘只做研究,一心想要做管理,学了些MBA的课,跳到一家公司做program manager。干了没多久,从顶头上司,到参加项目的其他组的成员,几乎人人都跟她做对,处处刁难她。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做的决定指挥都符合程序课本,纸上看来都再合理不过,那些人却总是挑刺,说她这有问题,那也有问题,拒绝合作。以我旁观者的观察,其实原因是她做事太没有人情味,不懂得理顺人脉,以为一切照章办事就可以指挥别人。她的这段管理经历,最后以被公司解雇而告终。事实上,任何一个正常社会都有潜规则,不可能一切都机械地按纸上规定办,除非人都变成了机器人,潜规则的存在并不是社会有问题的标志。社会有没有问题,关键是看这些潜规则有没有到了极度不公平,甚至邪恶的地步。我觉得中国社会里的潜规则就是到了邪恶的地步,连中国人自己都痛恨。

另外,我觉得需要澄清的是,请不要将中国潜规则说成是东方潜规则,如今中国社会早已没有多少传统东方文化的特色,其实现在的中国早已不能代表东方文化了。

中国这些年四不像的畸形制度,使得今天中国社会里的潜规则,比起保留了更多东方文化的日本社会台湾社会里的潜规则,要腐败得多邪恶得多。我自己刚来加拿大时,也以为在加拿大处理人事关系比在中国简单轻松,不管是在学校里做助教做课题,还是在公司里工作,似乎只要好好干活就行了,不必过多地考虑怎样与人交往。但随着在加拿大生活的年头的增加,遇到的人和事越来越多,越来越形形色色,对加拿大的理解也越来越深入,我开始慢慢地悟出加拿大社会其实远没有我一开始看的那么简单,在加拿大生活工作也有很多人们没有大声说出来的没有在纸上规定的潜规则。比如,处理与老板之间的关系,有时就不那么简单。有人说在加拿大可以骂总理,但不能得罪老板,这是千真万确的。

但在加拿大不得罪老板,与在中国不得罪老板,做法常常相当不同。在中国,不得罪老板,就意味着总是听老板的话,在加拿大,则不那么简单。有时你到底怎么得罪了老板,给老板留下了坏印象,自己都不知道,到了layoff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在组里的地位。而且这种困惑并不是只有来自不同文化的外国人才有,我不止一次听到加拿大人抱怨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得罪了人,加拿大人之间的争斗也常常是明枪暗箭,一步不慎就可能结下了不可调和的怨恨。我工作的第一家公司,有两个directors,都是加拿大白人,不知为什么总是冤家对头,几乎只要在同一会议就必争论,每次争论两个人的眼里都透着愤怒的目光,但言词都文明,对当时初入职场的我来讲,就像一场好戏一样好看。这场争战的结果是,在公司一轮layoff中,其中一个director被裁。而这两位directors在我看来似乎都是不错的人,那位被裁的曾经面试我,据说给了我很好的评价,我进公司后对他的印象是一个技术上能干,为人也正直善良的人,而那位胜利的director后来做了我们部门的VP,对下属百般照顾,是一个好上司,他们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让我这个外人琢磨不透。

如果你在加拿大公司里只是做一名最最普通的小组成员,大多数情况下,不懂潜规则,不会与人打交道,只埋头干活,也能生存,加拿大毕竟是一个让弱者也有生存空间的国家。但做最普通的员工,能发展一些与人交往,加强团队精神的能力,有时对工作也会有很大帮助。

下面讲两个亲身经历,来说明学会与同事合作的重要性。我曾经在一家加拿大人占大多数的公司工作,公司以工作轻松出名,进度总是放得很宽松,基本上每天八小时到点就回家,上班一天如果能干上四五个小时的活,就可以在会上宣称很忙了。当时有一个中国同事,属于技术上很大拿的,成天忙得不行,说是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个小时,而组里的其他加拿大同事都很轻松。这位同事在我来之前曾在我们组干过,我来了以后,老板和同事向我介绍小组历史时,从来不提他,不给他一分credit。

后来我了解到他其实当时为组里干了很多的事,很多东西都是他打下的基础。但这位同事是个只埋头干活,不与世相争的人,有问题都是自己不声不响把它解决了,从来不麻烦老板,别人对他不公了,也大多以面不改色的态度当没听见没看见。后来我在组里呆久了,就发现,这位加拿大老板其实很愿意组员常与他交流,很希望组员让他觉得自己是对大家有用的人,有了问题,就去他那里抱怨,如果他没有及时帮助解决,就再去抱怨,结果,从此以后,他不仅努力帮助你,还大会小会地表扬你。依我的经历,这位老板是一位很典型的加拿大人,喜欢别人与他多交流,喜欢tough,敢坚持自己意见,敢为自己利益讲话的人。

另一位中国同事是她们组里的技术领头,照理组里还有另外两个加拿大人,老板让她带他们,以分担任务。但她说那两个人根本就不行,结果三个人的任务,她一个人在做,天天忙得团团转,老板也不帮她,弄得她在背后成天怨气冲天。我发现中国人常常喜欢抱怨同事不会干活,而不懂得带动同事干活。我在另一家公司曾经带过一个技术员,工作有时干得不错,有时会出错,尤其是每当学一个新程序的时候。当时组里还有其他中国工程师,看他出一次错,下次就不敢用他,都是自己上阵。我每次如果他出错,就再教一次,结果一开会,我总是有最多的数据做展示,日子还过得最轻松,老板也看在眼里,赞扬我有领导能力。后来公司大裁员,那几位每天在实验室里比我呆得久得多的中国同事被砍,我却幸存下来。

我并不是来这里炫耀自己如何如何,在我来加拿大近二十年的经历中,也有过大大小小的失败,有时哪怕你没做错事,也难免碰到一个蛮不讲理的人,有时在一个公司起作用的方法到另一个公司则可能行不通。我分享这些亲身经历只想说明哪怕在西方,哪怕只是做小组普通的一员,会与人交往合作有时也至关重要。能够带动周围人(包括老板)一起干活,而不是只顾自己埋头苦干,可以既让自己的工作负担轻松,还增加你在公司里小组里的价值。如果想要做管理,那就更是必须学会与人合作,必须懂得如何理顺人脉,做很多没有在纸上规定的事,做潜规则下有意义的事,否则中国人头上那块玻璃天花板就永远难以顶破。

(来源:加国求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