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趣闻:税务自由日

7_20150611210606_6shgw你知道6月10日是个什么日子吗?相信绝大多数加拿大人都会摇摇头说:不知道。

加拿大智库-弗雷泽研究所 (The Fraser Institute)却给今天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加拿大的“税务自由日”(Tax Freedom Day)。

该研究所在一份年度分析报告中说,6月10日,加拿大人交足了今年该给政府的税,从今天开始,你才是真正给自己挣钱。

换句话说,从1月1日到6月9日这五个多月的时间里,你都是在给政府“干活儿”,从6月10日开始,你的工作收入才真正进了自己的钱包,看来,一年当中有将近半年,你是在确确实实地给政府打工。

加拿大家庭收入平均43%纳税

“税务自由日”实际上是一个在西方国家很流行的概念,很多发达国家都以此来计算公民纳税负担的变化。

弗雷泽研究所每年也计算一次加拿大的“税务自由日”日期,衡量加拿大人对三级政府 – 联邦、省和市政府的纳税金额。

在加拿大,苛捐杂税尤其多,所有人的收入首先要缴两大税,既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收入所得税,之后还要交诸多的税,房地产税、健康税、学校税…,好不容易交完了这些税,剩下的钱可以去消费了,又要面对“销售与服务税”:加车油要交汽油税,去饭馆要交服务税,看电影戏剧有销售税,吸烟喝酒有“恶行税”( ”sin” taxes),剪头发美容、买汽车买家具买衣服…都要交税。

弗雷兹研究所的报告说,2015年,普通加拿大家庭(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成员)将平均向政府交税4万4980加元,占家庭年收入的43.7%。

收入增长跟不上纳税增长

纳税负担越重,“税务自由日”也就来得越晚,根据上述报告,加拿大的“税务自由日”在逐年推迟,今年比去年又晚了1天。

弗雷兹研究所说,今年之所以晚了1天,是因为加拿大人的收入平均增长了2.1%,但纳税额却增加了3.1%。

与去年相比,加拿大的普通家庭今年要平均多付1353加元的税。

纳税人有权要求政府提高效率

查尔斯·拉曼(Charles Lammam)是弗雷兹研究所财政研究部门的主任,也是“税务自由日”报告的作者之一,他说,他相信很多人发现自己得工作到6月10日才交足了给政府的钱会感到震惊。

他表示,这并不是说我们不想缴税,问题在于这是不是合适的纳税水准?我们是否能在保证相同服务的情况下增强效率,减少纳税?

加拿大企业家、电视知名人物凯文·奥利里(Kevin O’Leary)表示,“税务自由日”是一个提醒加拿大人的日子,如果人们想减轻纳税负担,就需要选举出保证提高效率和节省资金的政治家们。

他说,政府的官员实际上是我们的雇员,是纳税人的钱在支付他们的工资,我们当然有权要求政府官员更努力地工作。

各省日期不同

6月10日是全国平均的日期,加拿大各省的纳税额不同,有的甚至相差很大,所以对不同省份的居民来说,“税务自由日”的日期也不一样。

加拿大各省的“税务自由日”
ple

(来源: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