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某些加拿大华人的陋习,连自己人都看不顺眼

0根据加拿大政府移民机构的权威统计,中国依旧是加拿大移民的最大来源国。

但随着华人的涌入,整个温哥华华人社区的成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华人带来了财富、智慧和特色文化,同时也带来陋习、顽疾和致命弱点。那么,究竟有哪些是最招人白眼的呢?

中国广场舞

中国广场舞大妈“奇袭”温哥华了。加拿大先枫报记者曾在不同时间点四处察访,分别在列治文中心内室内广场、北本那比图书馆、本那比barnet marine 公园内,都见到了大妈们的风采。

在列治文学校局附近见到的一拨大妈,大约都在45岁以上,个个神情饱满,有的手里还拿着中国的扇子,还有的腰间系着大红绸带。前面领舞的一看就经过专业培训,一招一式都见功力。大妈们随着音乐或起或伏,都显出非常投入的样子。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个路人,一个中年男子说,我怎么就觉得这么丢人呢。国人就不能不要这么丢人现眼?就不能入乡随俗吗?

你家里怎么折腾无所谓,至少在公共场所不要把这些东西搬过来。其实在中国看到这些我也挺烦的。

另一位中年妇女不同意这个观点,她认为:把自己喜欢的搬过来也没什么,在她看来,这就跟这里各个民族经常举行的游行等聚会活动一样,没什么区别。

还有一位大叔模样的人讲话比较中性,他认为,其实跳舞本身不是一件坏事,问题在当人数开始多后,她们需要将音乐声量调高,这样后面的人才可以听到,结果就成噪音。

中国大妈”现在已经是享誉世界的名词了,因为DAMA一词都收入牛津字典了。

随地小便

2013年,曾有一名疑似华裔妇女抱着男幼童在温哥华一处大型商场内的垃圾桶便溺的照片,在推特、脸书上广为流传,旋即被加拿大多家主流媒体广泛报道,引起华人和洋人之间的一场热议。

有洋人说:“为什么让小孩随地尿尿?中国人必须改掉那些坏习惯。”不过,有华人反击:“也看见过白人随地便溺。”

还有人提出,要在热闹的地区贴出中文书写的“不许随地大小便”字样。总之,孩子这泡尿,吵得如同翻掉了一船鸭子。

虽然媒体没有最终认定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华人,但基本上那个动作还是“很中国”的。

其实,这类长辈带孩子在角落里、垃圾桶边、花台旁撒尿的事情屡见不鲜,好多新移民一直认为这件事情无伤大雅,再憋也不能憋孩子。

不过,在西人眼里,这样的场景恐怕是比较“煞风景”的。

办假证

中国臭名昭著的“办假证”全面登陆温哥华。2013年9月底大温交通特警(Transit Police)经过8个月的调查,捣破一个于本地社交网站上贩卖中国制造高质素伪造巴士月票的犯罪集团。

警方将5名涉案男女拘捕,其中3名为华裔。警方查实,这批伪造月票都在中国制造,可以跨两区乘车。

伪造集团在社交网站上以中文及英文登广告兜售,也有在朋友圈子“出”。警方说,这批中国制造的“A货“非常精美,外观足以乱真。

早在2011年轰动大温就破获了首例中国制伪造巴士月票案,丈夫在中国制造假票,华裔妻子在温哥华大肆贩卖。

后来,2012年2月移民及难民局裁定被控为集团主脑之一的华裔女子陈笑涉及有组织犯罪,当庭发出遣返令,要求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将其递解回原居地中国。

曾经在大陆做过警察目前在温哥华川东川菜馆工作的黄若岩认为,目前办假证已经从个体作案发展为集团作案,华人的脸算是被这些人丢尽了。

破坏规矩

基于加拿大普遍实行的一种诚信原则,商家推出一系列的退货政策,可是这些政策正在受到严峻的考验。

来自江西的移民陈永庆告诉记者,他结识的一个台湾来的新移民,买了两年包换的新轮胎,两年快到的时候,他会用刀自己把轮胎扎破,然后去商店调换。

很多华人社区举办活动,组织者就去商店购来投影仪、帐篷、炊具等,一旦活动结束全部退掉,搞得商家跳脚。

本地时事评论员曾撰文指出:“信任制度”曾是加拿大一个重要的社会支柱,是依靠人和人之间的互相信任来完成的,可以说这是一个接近天堂般的制度,其基本语意是相信人们在民事活动中行使民事权利和履行民事义务时是讲究信用的,是会严守诺言,是能够在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己利益的。

换句说话,政府的行为所依赖的是民众诚信的品质,当这种诚信出现状况的时候,信用制度将会式微。

当街吵架

在温哥华开往列治文的天车车厢内拍摄的一段视频中,一名待着墨镜坐在位子上操上海腔调的老妇,指着另一名站立的妇人,用粤语、英语、普通话及上海话等破口大骂,无视车厢内其他乘客的轻藐目光。

吵架当中夹杂着普通话“不要脸的东西”与一些骂人的上海方言,被骂的妇人只是一再以“You smart”(你聪明)回应。这段视频短短三天有7万多人观看。

记者也曾在列治文三号路段百家店附近,亲见两位华人为了停车位互相高声用普通话谩骂,一度还差点扭打起来。

有列治文居住十几年的老居民透露,现在马路上吵架的现象的是越来越频繁了。

过去一年碰到几回,现在是月月都能见到。过去一般是夫妻间在公共场所偶发争吵,现在都是在陌生人中间了,情况是越来越不乐观了。

打孩子

2014年9月,一位11岁的华裔小学生给他在中国的养父的信件,被人用微信方式传播。

孩子目前和他母亲移民居住在温哥华,自从妈妈再度结婚并生下宝宝之后,性情出现变化,时不时会打他,有一次扇了他一个耳光,连牙齿都出血了。

这位11岁的小学生,告诉他的生父,他正在考虑是否要去警察局告发他的妈妈。

打孩子在华裔移民家庭中并不十分普遍,主要是如何鉴别“打”的程度。多数华人家庭的家长喜欢高声训斥孩子,拍桌子、摔瓶子,搞得孩子哇哇大哭,造成左邻右舍不得安宁。

目前,随着新移民的大批登陆,“打孩子”现象开始上升了,这一点,已经引起社区的关注。

有法律专家告认为,在北美打孩子是犯法的,在加拿大,长期以来存在着一个被称为 “打屁股”的法规,即刑法的第43条。

对于家长来说,两岁以下的孩子禁止打,因为这幺小的孩子无法理解为什么父母要打他们。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也禁止打,因为这可能进一步刺激青春期反叛。

另外,禁止用皮带、尺子等抽打孩子,因为这会伤害孩子的身心;禁止扇耳光或打头部,禁止对孩子进行侮辱性或不人道的待遇。还有,打孩子屁股时必须五指分开,不能打出痕迹,禁止造成伤害的任何体罚。

不过,在列治文公众市场上班、来自上海的新移民崔先生说,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训,哪有这么多规矩啊。

砍树铲草铺水泥

砍树、铲草、铺水泥,是一些温哥华新移民买了独立屋后的三部曲。华人家庭砍树的理由和洋人差不多:大树靠屋太近、挡住光线、及树叶落入泳池、或落入屋檐的接水管内等。

但是,华人家庭在院子里砍树大多数的真实原因想在院子里停放汽车。在东列治文史蒂芬斯顿区一带,几个华人家庭,北京来的陈先生一家是将旧屋推倒重新翻建的,他总共砍了四棵树,其中两棵获得了批准。

改造后,原来只能停一辆车的面积,现在扩大了三倍,整个前院的草地全部被铲除了。他说:草地收拾困难,这样还增加了使用面积。

另外一位山西来的王女士则表示,她砍树就是因为家里的租客没有办法停车,她指着铺着水泥的大前院说,原先这院子是一家英国裔的,有五棵果树,后来我把它全砍了,有邻居过来提出抗议,说他们认为果树开的花很好看,砍掉了对小区环境有破坏。

大温各市对可以动工砍掉的树木离地高度和树木直径都有一定的规定。一般只要直径超过30厘米(12寸),离地面超过1.4米(四尺半),就需需要获市府批准才可以动工。

不过,长期关注环保议题的一位社区华裔活跃分子指出,即便符合市府规定,新移民砍树也要三思,因为平地铺水泥本身对社区环境是个伤害。

贪小利

大温一些麦当劳2013年2月底到3月初进行免费喝咖啡促销活动,麦当劳此举是想鼓励更多购买者前往,哪知道在华埠国际村里的麦当劳店,一下子涌进来近百位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华裔公公婆婆,他们你推我挤就是想去拿一杯免费咖啡。

搞得麦当劳正常的生意都进行不下去。不少想购买麦当劳的顾客都被这些免费食客挤出了人群。有些华人一个人就拿了四杯免费咖啡,一路端着走过唐人街,好像捡了什么大便宜。

另外,在白石镇海滩的堤坝上,有华人一趟趟地来回停车场,就是想多捞几只螃蟹,因为政府对每个垂钓者的捕捞数有规定。

前UBC医学研究学者黄宁宇对表示,贪小利是每个人的弱点,但是有些人总是把它表现到极致,到别人无法承受,而且还呈现出一定的规模,这是最伤脑经的事情。

《孟子》有言:“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只有敢于承认不足,才能知耻而后勇。

(来源:加拿大先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