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只有中国游客才会“发疯”?多伦多的疯子也不少!

ergr近日有两个中国青年男女大闹泰国航班,女子竟然用开水泼乘务员,还要死要活地耍泼—要跳飞机,让全世界哗然!文学城有人发文:为什么中国人没有教养?并举例说明外国人是多么的有教养;结果被一大群使用中文的人骂得狗头淋血。

其实,这跟人的修养没有半点关系,更加扯不上什么民族素质、国家风气,完全是个人一时的冲动失智罢了。要说真有不知廉耻、横行霸道的人,那也只是在生命无保障、极端贫穷的地区;要不就是心智不健全的疯子。

我不是心理学家,不知道什么事会让一个平时彬彬有礼的人发疯。这件事让我联想起以前在路上经历过的三件事,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数年前的一天下午,我接两个学生下课回家。在Sheppard/Warden路口左转弯时,从路口左边的加油站突然冲出一辆皮卡,挡在了我前面;我鸣笛抗议。左转后,那车就故意停在路中间;司机探出头来,伸出了中指。我这时才看清,那司机是一个满脸胡须的白人小子,旁边坐着一个妙龄女郎;直到后面的车越堵越多时,他才把车挪开,拐进了右边的小道。

一年后的某天下午,就在离那不远的Sheppard/Pharmacy路口,很多车在排队等红灯。当绿灯亮起时,我前面那辆车还是一动不动;那白人小伙还在跟他旁边的女子聊得起劲。我鸣笛催促。他竟然当着女士的面,一直竖起中指,直到下一次红灯亮起,车还是一动不动!

我也催促过其他人,也有人催促过我;绝大多数人都是反应过来后,马上开车离开,有的人甚至还会谢谢。可为什么这两个白人司机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原因就在旁边的妙龄女郎!她可能是他的女友,或是想极力讨好的人。当别人当着女友的面指出他的错误时,他一定感到颜面尽失,恼羞成怒,做出不可理喻的行为。如果那女人通情达理,事情一会儿就过去了;如果那女人不识大体,这时候让那男人去开枪、开车杀人,男人也决不会犹豫的。

现在我开车已经不再按喇叭了,时间我耗得起。可没事了吗?有一天深夜,我下班回家,沿Finch东行。在Victoria Park/Finch路口,前面是红灯,我排在队伍最后。从后视镜中我看见一个小伙子极速奔来,都快要撞上了,他嘎然一个急煞车,把我吓得半死!等绿灯亮起后,他竟然一直按住喇叭,催前面快走;抓住一个空档,他换到了右车道;再一个左车道,然后在Pharmacy路口左转;再一个左转,拐进了Chester Le。这是要去救火、还是去救命呢?都不是,他只是在发疯:从Victoria Park进Chester Le一个右转即可,车也少得多。

这种没有由头而起劲的疯子,路上经常可以遇到。这不是面子的问题,也不是贫穷的问题,可能是其基因原本就具有暴力倾向。遇到情侣,我们可以去恭维他们、或是躲得远远的;若是碰到毫无征兆的疯子,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来源:加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