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佛格森的骚乱回看加拿大

1388969189263美国密苏里州大陪审团的审议结果公布之後,佛格森随即爆发了大规模骚乱,一些店铺被焚烧,抗议浪潮随即延烧美国各大城市,甚至加拿大城市也加入抗议行列。

美国密苏里州大陪审团的审议结果公布之後,佛格森随即爆发了大规模骚乱,一些店铺被焚烧,抗议浪潮随即延烧美国各大城市,甚至加拿大城市也加入抗议行列。

其实,暴乱在陪审团结论出台前已经酝酿成熟。非裔社区制造舆论审判在先,认定威尔逊警官基於族裔背景滥杀「无辜」,这本来已经违背美国「无罪推定」的法律原则。

不仅如此,在随後的评论中,密苏里州的前检察官海因斯认为,在这类案件中,人口的构成和分布很受关注,可能直接影响到司法和执法。

言外之意,陪审团的族裔构成,让白人占了优势,这又把陪审团一众人,扣上了「种族主义者」的帽子。

如果硬要按照人口比例来作为平等的标准,那麽,加拿大国会的族裔背景构成,就是不合理的,法裔占据太多的席位,而华人等少数族裔,可能就少了。从法官和律师人数来看,那就更加不平衡。

我在温哥华市选的时候,也曾经问过各位市长候选人,有华人抱怨,在市政公务员团队的构成上,华人太少,不符合人口的构成比例,因为华人人口已经达到近四成。

候选人的回答是,只要遴选公务员的机制和雇用的标准是公平的,就没有问题。

由此可见,这次骚乱让的深层原因不在大陪审团有种族歧视,而在於美国的黑白对立和互不信任,仍然根深蒂固,一触即发。

美国的真正威胁并非正在快速崛起的中国,中国的资金、人才、移民,都在源源不断地往美国去,中国政府最相信的投资地点不是北韩,不是古巴,不是越南,甚至不是日本和欧洲,而是美国。

美国的真正敌人就是黑白对立,就是族裔对立,这个问题会从根基上动摇美国的制度和美国的司法。

更让我们猛然醒悟的是,当年欧巴马进入白宫,成为第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我们曾经和世界一起欢呼,认为是美国历史的转折点,是黑白对立的转折点,是美国走向族裔和谐的开始。

但是,当我们从CNN的一半画面看到他在呼吁社会冷静,一半画面则是骚乱者点火烧车,一种无力感和巨大的失望涌上心头。

他在忙於政党斗争,忙著打高尔夫球,却把族裔问题弃之一边。由此也再度证明,美国的黑白对立问题,不是选出一位黑人总统就可以解决的;推而广之,美国的妇女问题,也不是靠选出一位女性总统就可以解决的。

从美国骚乱的现状来看,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要解决民众对司法制度公平性的信任,这种对制度的信任应该是不分族裔的;二是要解决执法机构本身的程序正义,提升执法人员的素质;三是要努力发展经济,提高就业率。欧巴马在这些问题上要下功夫。

从美国的骚乱回看加拿大,回看华人,就感到很欣慰。华人受过的歧视很多,但是华人从来没有用骚乱和打砸抢来回应,这样的优秀移民和少数族裔,政府难道不应该更加善待他们?社会难道不应该更加接纳他们?

另外,我们也看到,加拿大的族裔祥和与多元文化,使国家和社区充满和平。

我们为美国祈祷,同时也坚定我们的原则:加拿大不要变成美国!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