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男人好老实

The Hangover's Alan and his Roots Canada man satchel现在我才悟出我妈当初为什么老跟我提韦唯:“就算是韦唯,就算是生了三个儿子,最后还不是离了?”对于我当初找了个“鬼子”作男朋友,我妈既不好大张旗鼓地反对(原因是我已经是“超大龄”女了),但也不乏旁敲侧击的提醒:“嫁个老外?听说老外可都是水性杨花,今天爱,明天不爱的,你可要想好了啊。”

对于外国男人,国内的中国人大多数持这种观念,都说外国人是“率性而为”:今天还是你亲我爱如漆似胶,明天就有可能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至少在我们看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或者一个不期而遇的人而“翻脸不认人”。

我好好想了想我妈的话,觉得我自己好像也属于这种人:爱则合,不爱则离,不肯委屈自己;再说如果他变了心,我也可以另找嘛,谁怕谁啊。这么一想,就放心地嫁了。

五年过去了,偷看这个我嫁的人:上班下班,回家迟到超过半小时以上一定会主动打电话向家中“领导”报告;逢年过节总是赖在大大小小的家庭聚会上不肯动弹;偶尔出去会朋友也会一五一十向家里人交代清楚……看他这份稳当劲儿,估计就是再过个十年八载,也不会有多大变化。按外国的算法,婚姻有“五年之痒”(相当于中国人的“七年之痒”),过了这个坎,恐怕以后就算我想变变心也难喽。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就听说加国的离婚率和她的美国近邻不相上下,都为 50%。可是在此地生活了若干年,在我个人的生活范围内,我耳闻目睹的离婚率几乎为零,相反,倒是目睹了不少“死乞白赖”粘在一起不离不弃几十年的老夫老妻。比如说,我的公公患有风湿病,腿脚不灵便,长期在家,有时候难免情绪坏乱发脾气,搅得全家不得安宁。作为妻子的我的婆婆,几十年如一日,别说嫌弃他,连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倒是常常任由他乱摔乱发,等他平静下来后,依然笑脸相对。我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人难的不是做一件好事,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 ”,这句话用在这里也许不太合适,因为我相信我的婆婆对公公所做的,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而是出于对丈夫的爱和对他们的婚约的忠诚。

也许是物以类聚吧,在公公婆婆的朋友当中,有一个叫Ben的,妻子病逝很多年了,有很多人都试图撮合他再娶,至今没有成功者。Ben五十多岁,一个电梯公司的副总,也许是因为保养得好的缘故,看上去也就是个四十多岁的样子。这样的“单身汉”,自然还是许多女人心目中理想的婚嫁对象,打听他的人当中也不乏三十多岁不到的年轻姑娘。可是这个Ben, 愣说妻子在他心中的地位任何人都无法取代,愣是抱着个“贞节牌坊”死不撒手,别人还真拿他没辙。和国内的男人比,我见过的这类加拿大男人还真有些不怕做和尚的精神。

更有甚者,有时候在熟人的party上,会听到某公深情款款地赞美他的爱妻是如何如何地这样那样,令我脑海浮现一个如林青霞一般气质风度样的女人来,谁知一转身,看到他怀里拥的,却是一个满脸皱纹、腰身如桶的女人时,我的心情常常是复杂的。我的心情复杂是因为在国内,我见过许多男人,稍稍有一点头脸或者一点儿钱的,养个“二奶”或者藏个“小蜜”,似乎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像这样年老色衰风采不再的老婆,恐怕连和“第三者”吵吵架的底气都没有了。可是这样的老婆在这里,却依然占据着“爱妻”的位子,依然被宠被爱被尊重着。

那么说,难道加拿大男人真就这么“守身如玉”?他们的动力来自何处呢?明眼人稍稍一看就能看明白这其中的缘由,第一,加拿大人的婚姻,是两情相悦,很少有“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样的被安排的婚姻。既然是自己的选择,自然也就你情我愿,过起日子来和谐顺畅,“满意度”幸福指数高大概就是其婚姻得以天长地久的基础吧。相反,中国社会的特殊情形,往往造就了许多“不得已”的婚姻:为了父母为了前途为了抱负为了……就是不能为了自己的心怀意念,既然是被迫的婚姻,日后用“出轨”来反抗反抗也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中加婚姻的起点从一开始就不太一样。

第二,在加拿大人的是非观里,尊重妻子就是尊重自己孩子的母亲、尊重自己的选择,尊重自己的感情,也就是尊重自己。即使有一天俩人的确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过不下去了,就彼此摊牌,坦诚相对,体体面面地分手,各自再寻找新的生活。和也好,分也罢,人之常情,做得明明白白坦坦荡荡,任谁也无可非议。有非议的是有些中国男人对待婚姻的态度:“屋里红旗不倒,屋外彩旗飘飘”,似乎脚踩几只船、同时拥有若干个女人,才能证明自己的“本事”和“成功”。观念的不同,自然也造就出完全不同的婚姻态度来。

最后,加拿大适合“第三者”生长的土壤似乎并不肥沃。这其中又可以拆分出很多更小的原因,比如说加拿大男人老实木讷;比如说加拿大男人普遍闹“穷”;又比如说加拿大男人“洁身自好”等等。并不是所有的加拿大男人都老实,加拿大男人在结婚前也是“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居多,但是一旦结了婚,这些“花花公子 ”还真就能做到“洗心革面”“从新做人”,一心一意地守着老婆过起了“一夫一妻”的日子。说白了看透了,其实也很简单:结了婚的男人有了责任感,为了赚钱养家起早贪黑日夜操劳,有时都难以应付房子车子孩子的需要,还哪里有多余的心思闹“婚外情”呢?就因为此,加拿大男人多半是“穷”的,月贡水电保险汽油学费旅游……哪一样不将其每月的薪水“洗劫”得干干净净?就算有那个“思淫欲”的“闲心”,也没有那个“闲钱”啊。更有些加拿大男人不愿意“乱搞”的原因更简单:怕爱滋。大概谁也没有想到,这方面的新闻报道居然起到了这样一个有利于家庭的团结安定的作用吧。

其实说白了人都一样,不管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人,都有七情六欲,连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即是说人都有“饱暖思淫欲”的需要,这是人性,是相通的,不同的是环境,有的环境容易助长这种“ 淫欲”,有的不容易。中国的环境,向来是“僧多粥少”,为了生存为了钱为了出人头地,“你不做‘狐狸精’我来做”的女人大有人在;西方的环境,男女平等,个人奋斗,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也行,不必为了某个现实的目的而牺牲自己的人格。女人一自洁自爱,男人想出轨想“出墙”的土壤自然也就贫瘠了。

不光是加拿大男人老实,就连生活在加拿大的中国男人,也许是因为“近朱者赤”,又也许是因为失去了土壤的缘故吧,个个也都“守身如玉”,做起了相“妻“教子的好丈夫来。

(来源:加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