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加拿大中国人被“种族歧视”之事

0(24)最近又有加拿大的中国朋友义愤填膺来电话告诉我他被“种族歧视”了。我一听,就觉得这种事听多了,有的是恐怕真被歧视了,但是大多数是民族自卑心理在作祟。

这种民族自卑心理源自半封建半殖民地时期,那时恰是西方国家工业化迅猛进展并成为世界列强的时期,后来又延续到帝国主义对亚洲的扩张、殖民和侵略时期,再后来又到二战后欧美、日本迅速复苏时期,我们错过了好几个发展时期,逐渐与欧美、日本拉开距离,然后一直到今天——虽然中国貌似GDP世界老二,但是从护照受欢迎程度看依然居世界末位,谈何强国?强国梦实现,务必要等到中国人向海外移民像日本人一样对移民欧美不那么热衷的时候。

现如今,民族自卑心理深深扎根很多中国人内心深处,以至于在海外稍微有一些受挫就容易联想到被“种族歧视”。这就好比是逃票了或没带月票上了地铁,突然看到查票的警察盯着你,你这时候就会很心虚,不敢直视;但是倘若你买了票或带了月票,警察即便就是过来和你打招呼,你也从容不迫,一点不会多想。

曾有一个投资移民朋友,诉说她从加拿大去墨西哥旅游被海关“种族歧视”,原因是她认为墨西哥海关人员看见她持中国护照,所以对她态度冷淡,而且盘问繁琐。

但是我告诉她的是,海关恐怕对所有人都那样,跟种族关系不大。我从墨西哥回加拿大被海关搜行李和盘问,也觉得不舒服,而我一个朋友(美国国土安全局退休高官)邮件中说,凡是从墨西哥和泰国返回美国的,都是重点检查的对象,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毒品交易地,他是美国政府高官,从泰国度假返美,一样被搜查过行李。

还有一个移民朋友在加拿大萨斯卡通某大公司求职,谋求一个高级职位,面试后被告知未被录用,因此他认为可能是对中国移民的歧视。但是实际上后来得知人家录用的那个人也是中国大陆新移民。这又作何解释?

同样心理脆弱的也有其他少数族裔。一个美国好朋友在迈阿密一家杂货店买饼干,店主是黑人。这个朋友说:“我要那个白的[饼干],不要那个黑的”。言者无意,听者有心,那黑人店主非常恼火,拒绝服务。这个美国朋友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而民族心理强的一般就没有那么敏感和脆弱。在温哥华有一日本朋友持旅行签证,但是过期滞留不归,加拿大移民局要遣送她,她压根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照样逛街购物。还有的英裔加拿大人嘲笑魁北克人说:“French people are cheap”(法国人都很小气)。

一个法国人听了笑着说:“Yes, we are”(是的,没错),并没有觉得受到伤害。一个芬兰记者从温哥华入境加拿大,也被海关单独盘问,担心他有移民倾向,他认为是海关小题大做,但是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歧视。

总之,基于种族或民族的歧视在任何社会都肯定有,但是在加拿大,我认为华人移民所反映的大多数情况都是脆弱和敏感的心理在作祟。退一万步讲,即便有人在言语上有不敬,心理强大的民族通常都会以幽默而回敬,而不会感到受到多么大的伤害,甚至义愤填膺,奔走相告,三天吃不香睡不着。

(来源:新浪博客天堂日记)